Digital Minimalism:不只戒除手機成癮,更要邁向有意義生活

IMG_8484.jpeg

一直以來我都有研究電子裝置(包括應用程式)和紙本工具,思考應該用哪些工具,應該如何使用。日常生活我們愈來愈依賴電子化,但過份使用手機和電腦也會浪費很多時間,更為生產力帶來反效果。有些人會判定電腦有害所以需要完全切斷,但我們愈常用電腦在某程度上也有合理原因,而最近讀過的書Digital Minimalism: On Living Better with Less Technology,給予我們很好的啟發,如何更能善用科技真正改善我們的生活。

Digital Minimalism不會叫你視科技為邪惡,也不會像網上文章著你把什麼功能都關閉。作者背景是Computer Science大學教授,但他一直都沒有開過任何社交媒體的帳戶。這不代表他完全不了解網絡成癮的現象,他很了解社交平台應用程式的背後設計概念,也曾在2017年找自願參與戒除過度上網習慣的人,透過訪問他們整理出善用科技的大體方向。

先暫停,再思考

首先,先停止可有可無的科技應用,如社交媒體一個月。一個月後,再思考以下的問題,如:

  • 那些科技是否與我生活、價值有關的?例如那個app免費很有用,但對我而言我可以不需要裡面所提供的資訊。

  • 又再想那些科技是否最好的工具?如果我想與朋友分享近況,那Facebook是最好的方式嗎?還是約出來比較好。

  • 如果我認為應該繼續用那項科技,那麼我應該如何發揮最大價值同時減少對我的損害(如時間白白被浪費、假新聞和不必要負面情緒影響)?這時候你需要找一套屬於自己的使用方式,例如社交媒體最好在電腦登入,或我自己會在查最新訊息前會記下使用時間,好讓我知道當天用了多少次,而不會隔數分鐘就拿起手機瘋狂去查。

上述都是重新定義你與科技之間的關係,過去我們瘋狂使用手機時,可能沒有想過究竟科技對我而言是什麼。只是身邊的人所介紹、方便、免費、不能錯過等因素,而使我們開啟很多有關服務,連愈來愈多的疑問、情緒上的支援都漸漸由現實交由Google和Facebook等應用處理,在手機、電腦處理各項生活彷彿變成趨勢,生活中大部分時間「自動波」對著螢幕。

參考:擺脫便利主導,讓手機配合自己生活

光是戒不夠,也要令生活更有意義

但光是減少螢幕時間並不夠,因為空出來的時間究竟應該如何處理呢?作者讓我們重新思考自我與人際關係:重新思考我們有沒有讓自己獨處過?有沒有與人直接見面?平時生活中的娛樂是否太傾向內容消費,沒有想到其實可以學習更多技能、發揮更多創意、與大自然多點接觸、多點走路和運動等等⋯⋯

參考:

- 學習不同技能的意義:建立資產、創造價值
- 從跑步了解習慣:正向循環
- 讓畫畫成為生活中的力量

作者認為現在科技太講求便利、多工、快速,而且社交媒體apps的設計主要以引起使用者注意為目的,如是者長期使用科技下,尤其這些內容消費的應用下,用戶的日常生活不是只能被各類資訊追著走,就是追著資訊走:

  • 被各類資訊追著走:需要立即回應、資訊不斷掀動他們不必要的負面情緒,側重螢幕的生活只有憤怒不愉快,然後在平台上吐苦水看看有沒有人關心自己;無力感愈大,行動力愈差。

  • 追著資訊走:最新的消息是什麼?何時才有希望?

參考:刪除社交媒體apps:由一個循環到另一個循環

重拾人生的主導權

於是乎,我們能否重新奪回人生的主導權,再次主宰自己的生活?在社交平台我們往往「有入冇出」,我們日後的人生又能否更輕鬆的出入?一些大眾認為的「好處」,我們又會否因不想錯過而不拒絕?

雖然Digital Minimalism看似有很多「戒毒」的方法,但那些實際上只是建議,不是標準答案。最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想過自己的人生應該如何?尤其當沒有對生活的憧憬,沒有想做什麼的熱誠投入時,就很容易沉醉於手機和電腦內的娛樂來打發時間,或當有決心想遠離手機時,卻很難,更改多次設定和應用程式在主畫面的排序,都未能改變自己的習慣。所謂的Digital Minimalism,就是重新整理自己的生活,尤其在華人社會,往往貫輸要「先有基本生活才想其他」,結果只能等和由外在操控。但現實往往是倒轉,而人生主導權本質是反思和行動,而不是放縱。

而最近香港的情況,資訊科技可以發揮很大的力量,也可以影響我們的生活。我們也需要fine tune生活和工具,讓它為我們帶來社會最美好的願景!

這本書十分推薦大家看!


關於書籍Digital Minimalism

digital-minimalism-cover.jpg
  • 書籍全名:Digital Minimalism—On Living Better with Less Technology

  • 中文版:無

  • 作者:Cal New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