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護書本真的重要?為何不讀書時畫線甚至書寫?

IMG_8397.jpeg

在網絡普及的現象下,我反而養成了紙本閱讀的習慣,每天閱讀量大概是30至40本,而當中大部分更是購回來的,畢竟作者的收入視乎銷量。隨著閱讀量的增加,我也開始審視自己對書的態度,例如在〈是時候丟掉書櫃中的一些書本,但我沒有因而丟掉裡面的知識〉一文中,我開始會直接丟掉書本。最近就開始在書上劃重點,在段落旁邊繪圖、寫一些我的理解。

一直沒有在書上寫和畫什麼,完全是殘留著「保存文物」的意識。在報攤或便利店買雜誌時,通常不會太介意書有皺摺之類,但買書就會介意,甚至明明是自己應該要看的書,都因為成品品質欠佳而寧願不買來看。

我一直買書、看書、丟書,卻到今天才發現:「啊,為什麼我從不在書上直接劃重點和寫字畫圖?」,反而只用sticky notes標記(我的閱讀紙本書流程:使用sticky notes和Evernote),讀畢整本書才在Evernote輸入重點,然後礙於美觀、潔癖而把標貼全部除下來。當我覺得有些書要直接打開重溫時,只能透過目錄或INDEX頁(英文書大多有後者)查閱和搜尋,由於很多書字很滿很多,我要重頭看起。當然我可以透過Evernote所記下的頁數,但我又要費神再找尋相關文字。

「啊,為什麼我從不在書上直接劃重點和寫字畫圖?」讀到某一段字才想到。
IMG_8402.jpeg

既然有些書會有丟的可能,亦有部分書為了易於重溫或搜尋的原故,我是應該邊讀邊筆記,而不應等到最後才在Evernote筆記。寫的過程中本來能幫助我思考,增加閱讀時的專注力和理解能力,甚至及時制訂出日後的行動以實踐書中所說的內容。這是我的書,我的財產,當然應該有任由如何處理的自由度,而不是買了一件物品後卻令自己更不自由。再者,在書上寫什麼,就一定是沾污書本,或令精美書本變醜嗎?這是我的書本,有自己的痕跡代表我真的有使用過,也可以是成長的印證。

如果還有一種「給子孫看」的潛意識,那麼你讓他看到的就是你如何讀書,今天的你是如何走過來的。很多時候我們只怪別人不看書,卻沒在示範和啟發他們可以怎樣多看書。

所以,真的要愛護書嗎?又,皺摺和潦亂字跡,就是不愛護書嗎?我們不是應該愛護自己,愛護自己的自由,愛護自己的自由思考空間嗎?愛護書能給你的啟發,好好在生活中實踐、嘗試、探索和改變,就是愛護書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