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iOS 12:看似解決一些問題,其實還未能做到⋯⋯

IMG_2007.jpg

iOS 12於2018年6月發佈,約三個月後推出正式版。套用在iPhone和iPad的系統雖然側重於改善其穩定性,但也帶來一些功能,蘋果以More power to you作為口號,讓用戶透過這些新功能,不再被手機綑綁,而是在享受手機內的一切時,亦不會影響生活。

在新系統(iOS 13)正式推出前寫下現在的OS使用差不多一年後的看法,我認為單靠裡面的功能,並不能減低分心和浪費時間問題,一方面的軟件設計仍有待改善,另一方面這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

一、通知功能:可以做更多

Image 20180920 212452.jpg

在iPhone上的通知功能一直沒有很大改善,過去除加入左右滑動或用3D Touch按入去直接看更詳細內容和回覆外,基本上還是以即時推播形式進行。很多apps還是要用戶直接點入app處理事項。

iOS 12的改善主要有兩個:可以把來自同一app的多個通知組合顯示,在短時間內接收太多訊息時看起來還不至於凌亂;若太多即時訊息,用戶可以直接選擇暫時不立即推播,而不用進入設定這麼麻煩(在主畫面下拉,或在鎖定畫面向上拉,開啟「通知中心(notification center)」)。用戶對通知的控制項是相對大了,但還是微不足道,還是可以常常開啟「通知中心」看有沒有新訊息。

若果真的要避免干擾和分心,最方便的方式還是完全把通知關閉,甚至乾脆離開手機,改在電腦或平板甚至在紙本媒介進行事務,比起一堆設定更快更方便。否則的話,若能讓用戶自行設定一天內何時可以接收消息,例如中午的12點和晚上6點才自動推播給我看,類似的設定在Android已經有提供,也許蘋果認為,在指定時間自行手動打開「通知中心」不就行了麼?

二、螢幕使用時間(Screen Time):沒有約束力,各項數字代表什麼?

IMG_1868.jpg

現代人太沉迷手機,本來有很多時間可以做更有意義的事情,卻被手機所控制。所以這次的iOS更新,引入螢幕時間功能,讓用戶可以設定使用時間,繼而改善低頭滑手機的問題。

例如設定不用手機的時間、限制一個app使用的時間等,還提供給用戶的使用狀況數據,藉由手機提示不要再浪費時間。

可是那些設定基本上沒有約束力,主要透過視覺效果,提示這個app在那個階段不建議用,但還是可以點進去(有一個可以忽略的選項)。在電子裝置上,多一個按鈕實在不會比少一個麻煩,你想用自然就要用,除非不便程度大輻提升,如手機不在身旁、要等很久才能下載app才能用等。

其次,螢幕時間對於用戶的意義又是什麼?每天總共花5小時又是一個怎樣的概念?每天我這樣滑手機、追新聞對我的影響又是什麼?錯過、損失了什麼?我能否具體指出這些影響?我應該如何做?這些都是沒有人能告訴自己的問題,而且軟件設計是沒法做到(除非顯示一堆問題要用戶輸入答案來反省自己)。覺察是唯一出路,只有覺察了,才會比較清楚螢幕時間功能究竟如何善用和設定。

以現時來說,我開始嘗試把Safari app icon隱藏,若只是瀏覽時事,可以在Evernote打開連結進行(見用Evernote接收資訊:讓資訊幫自己,並減低假新聞等壞影響),因為這個筆記app亦有自己的瀏覽器。

若想真的想有工具減少使用手機時間,可以下載Forest應用程式,由用戶設定放下手機的時間,若在時段內用其他app,則不能種樹。也可以考慮付費使用Freedom,只限某個時間才使用某些apps或網站,有助分配和善用時間。

三、睡眠功能(Bedtime):確保指定時間上床概念不錯,但也是沒有推動力和約束力

IMG_1714.jpg

在「時鐘」app中加入睡眠功能(Bedtime)。

系統會問你想何時起床,然後再問需要睡多少小時,並設定入睡前多少分鐘前提示。這個設定跟一般鬧鐘不同的地方,就是鬧鐘只在乎何時醒,例如搭早班機需要確保更早時間起床,但不等於兼顧睡眠充足,很多人的毛病就是即使設定8點起床,但入睡時間反而愈來愈晚(如3點),那麼鬧鐘有多吵就是徒然。

Bedtime的重點是整個睡眠質素,所以起床時的響鬧聲音,會比一般鬧鐘柔和很多,確保用戶在指定時間上床,並能獲得充足的睡眠來自然早醒。Bedtime是幫助改善睡眠習慣的工具,若有一天不得已要趕早機,請用鬧鐘。

Bedtime可以在「健康」app記錄睡眠時間,但很奇怪每天的結果都是跟設定一樣的,若我在指定上床時間後仍用手機,系統還是不知道我遲上床,或睡眠途中醒過來。

所以Bedtime也是沒有約束力,想推動自己,除了覺察睡眠與自己健康的影響外,Sleep Town app也是一個選擇,若比原定時間遲上床和起床,則不能蓋新房子。

總結:不同情境使用不同裝置,也許是最好選擇

在網上有張圖片,描述過去我們需要用很多工具做不同的事情,但現在一部手機卻包辦幾乎所有事情。我們的行裝似乎輕便了不少,甚至我們還想iPad完全取代電腦,但是我們的心理負擔卻沉重了不少。

我也曾嘗試「電腦iPad化」,的確iPad和iPhone做到很多事情,令電腦好像完成了任務。有朋友曾經提過,聽歌還是用回iPod好,也有朋友選擇用紙本日曆手帳來管理日程,這種選擇看起來愚蠢(一部手機一個價錢可以享受所有事情,為什麼要另外花錢?),又要多帶一部機和一本簿又花錢,但花多少許錢,卻換來更值錢而失去就沒了的專注優質時間。

手機、平板等電子裝置無疑帶來協同效應,例如拍下來的照片我可以直接加上文字在筆記app處理,直接發佈訊息。但也不意味所有事情都要集中在同一地方,否則會令大腦處理不來,不知道哪個先哪個後。這是為什麼相機、紙本記事簿、iPod touch、紙本書仍有市場:如果專注、清靜對我們來說比其他更重要,物質就是阻隔干擾的好辦法。

重點是如何安排專注力與發揮協同效應的時間和流程,再以不同的情境配合。

這也是蘋果為什麼要把iPhone/iPod (iOS 13) 和iPad系統 (iPadOS) 區分。

在iOS 12中,蘋果想解決分心和浪費手機時間問題。一方面我認為這方面可以做更多,另一方面在設定中「限制」使用只是其中一個方法,沉醉於手機,畢竟是生活方式需要改善的重大警號,最終都要看我們如何回應⋯⋯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