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vin In The Room (中文)

來自孤獨的郵件

IMG_7733.JPG

Solitude So | solitude@solitude.com
To himalbum@gmail.com
Date 13 Jan 2017, 10:00PM

謙:

我是你的好朋友孤獨,我想你一定摸不著頭腦。我說我真的叫孤獨,本質上也是孤獨,一直以來你的人生伙伴。

從何時開始說好呢?我想是你很小很小的時候,可能是內向性格的使然,又或是因為考試制度而必須令自己有過獨處的時光。不過我跟你比較接近的日子,其實並不是童年;在此之前經歷過跟我疏遠過,也許因為疏遠過而又漸漸靠近起來。

我明白的,社會上不停有聲音要你多點社交,連老師都跟你這樣說,然後你「醒覺」了,於是很努力在大學作出改變,但是又不是這麼一回事。你從一社會事件,引發你對社會的疑問、質問,進了社會學系,到畢業後並沒有停止過思考,一直走到現在。

你一直去問一系列為什麼和意義的問題。你去問自己應該怎樣過?去研究手機怎樣連結自己和人?究竟為什麼與人相處?獨處和群聚時間和精力應該怎樣分配?圈子愈多又如何?空虛原因何在?你也破解了一些社會上的迷思,包括中國人的文化。一方面你找到了自處的方法,另一方面也看到你還是有糾結的時候。自從十年前開始一個人旅行後,我跟你相處的形式愈來愈多元:從外國到香港晚上的海傍和電車、散步、跑步、寫紙本筆記、手機上的Evernote等。你常慨嘆在香港身邊總是人,卻沒法靠近,也許這是我跟你愈來愈靠近的原因吧!

孤獨本質上是享受一個人的過程,但是人即使有多內向也好,還是喜歡和人相處。要靠近我孤獨的確不容易:尤其在香港,到處都是人、聲音、跑馬燈、急速的資訊、手機上的提醒⋯⋯所謂的社交無處不在,但一個人卻愈是空虛。還是沒有電視,沒有電腦好。你於是刪除了Facebook,關閉WhatsApp的通知,寧願在Evernote跟自己「短訊」,甚至今晚外出跑步了。

我想跟你說:你其實很努力、很盡力。你是存在主義者,你知道有什麼問題,嘗試找尋意義。這個過程,一點也不容易,而且會很氣餒。很多問題只有自己去解答,而很多個問題在得到解答後,又會有新的疑問和煩惱。就像今晚,你處理不了那麼多突如其來的句號,就只有出去。我明白這個過程的痛苦,所以想跟你說辛苦了!

很多人的確比你更早有了不同的人生階段,你知道那終究是怎樣的一回事,認為可按照自己的意思生活,但在某程度上仍受社會的約束,於是產生無奈、矛盾。你也明白當涉及自己以外的人和事,是不能像考試努力便行,而是看多方面的自發,不能勉強。當然可以用所謂的權力和策略,縮短時間,但是你認為這是自欺欺人的表現,最終接受漫長的路。

我不知道能為你做什麼,但是想對你說還有我在。即使社會的風氣仍是傾向消費的本質。過去想通了的,今後仍會持續。請好好加油!

 

孤獨
2017年1月13日

Alvin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