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被討厭的勇氣》:做人最重要是痛快的向前,並非過分瞻前顧後

《被討厭的勇氣》封面,2017

《被討厭的勇氣》封面,2017

之前聽過一本名為《被討厭的勇氣》的書,但一直沒有看,直到最近。那是一本看來是「任性做自己,連傷害他人也不用理會」的書,但坦然、自由的做自己,卻是出發點,甚至只是一種處事方式。

 

做自己並不一定與人際關係對立

很多人都會叫別人做自己、不用介意別人的看法,甚至人與人的關係,隨緣就可。但諸如此類建議往往叫人忽略甚至犧牲人際關係,若能這樣貫徹做自己,往往只會斷開跟他人的連結。然而想做自己的人,並非不需要與人相處,只是不知道如何在做自己和為人設想兩者取得一個平衡點。

書中用「課題的分離」來達致做自己與他人連結共處的方法:做你能控制的事,最簡單的是自己去一間咖啡店或其他地方,這是自己一個人可以選擇去做的事;看到別人不快,你去安慰對方,也是自己可以做的,但對方是什麼反應,是自己不能選擇甚至控制的,若對方不領情,當然還可以選擇繼續想辦法不斷的嘗試。但別人會不會接納自己的說法,甚至作出改變,是他的選擇甚至是責任,而非自己。

這樣的界線,目的在於不阻礙做自己和對他人,因為不會再因猜度別人的反應、預測成效而猶豫不決。很多人包括自己,既想做一件事是既得到別人認同,又不須承擔風險,只有完美的結果。可惜沒有人可以這樣,因為同一件事,不同人已有不同看法,難以兼顧繼而滿足每個人。如果循此方向做人,只會一事無成,甚至什麼都做不了!倒不如直率一點,先行動做自己想做的事(想一個人做什麼?想自己為他人做什麼?)再看看,那時候你更了解身邊的人和這社會,而不是自己一廂情願,更對人多了真誠、溝通與互相理解。

 

擺脫受害者惡性循環心態

每個人在過去總有一些不快的經歷、不好的感受,在回顧過去時,會認為自己是受害者,也為了保護自己免受更多的傷害,所以面對往後的事情,即使已經跟昨天完全沒關係,會根據昔日的「經驗」看事情和決定採取怎樣的反應和行動。

「受害者心態」五字並沒有在書中出現過,但在開首探討「決定論」和「目的論」時,所提及心理創傷其實或多或少算是受害者思維,希望討回公道並獲得人們的關注。有些人會不同意書中否定決定論(即過去經歷令一個人有陰影),但我覺得是決定還是目的論不重要,更重要的是這種心態只會讓人活在過去、對往後即使對自己真心好的人沒信心甚至懷疑、不願嘗試新事物和接受新挑戰,繼而錯過大好的機會,因為自己的多疑態度造成更多所謂的「惡運」,再繼續認為自己不幸運。無論如何,這種惡性循環是需要解決,受害者也需要擺脫過去,因為只對自己百害而無一利。

但要不再埋怨、不再活在過去是非常的難!身邊的人的支持與支援,以及微小的成就,雖然仍讓人停留那經歷,但卻是當下需要做的。

 

減法人生:排除干擾,只要痛快前進

為我來說,書的中心思想反而是「減法人生」,甚至是「簡約主義人生」的建議:考慮別人對自己的看法、留戀過去和擔憂未來通通都是阻礙人生前進的動力,在當下要同時兼顧不同的事情,是多工(multitasking),只會令人停滯不前,甚麼都不好甚至做不了。

只專注在當下做自己,就能很輕鬆的處理任何事情,當走出第一步,各種事情像種子開始萌芽成長了!當中有沒有損失和風險不重要,最重要是一直播種,不要阻礙日後好事情發生的機會!

又也許,比起結果,其實過程是否像流浪痛快,反而更為重要。

 

延伸閱讀 

猶豫不決比犯錯更錯:《如果流浪是一種練習》 / 何潔明 

Alvin C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