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方向

人,到底為何而來?又,為何總是離開?
是否只能看見一個方向往前走?

從一個有維多利亞港的城市,去到另一個也有維多利亞港的城市,兩個城市也許有些共同點:例如擁有能望向海港的圖書館;都是愈來愈多高樓大廈;曾經由英國統治過;有很多咖啡店,Flat white都不錯。

兩個維多利亞城都很不同,一個正處於夏天,一個正處於冬天;一個乾燥,一個濕度較高;一個很多時藍天無雲,一個除夏季外多受鄰近城市的空氣污染影響⋯⋯

當然還有很多個不同。

在金正男被殺的機場轉機,刻意不坐早上的航機而是下午,為的是一餐Nasi Lemek。從上一班飛機開始已經入睡,但怎麼好像睡不夠,在客運大樓吃過早餐後又睡了一會。所以中午來得很快,繼續航程。

甫入座,因為搞錯鄰座安全帶的關係,那個乘客先用英語後立即用廣東話提示。起飛後因為太累,又再入睡兩小時。醒後,還有一小時。於是想整理筆記,然後隨意畫眼前的景物,也因而展開了與鄰座乘客的話匣子。他也坐我的前一班機,多年前已移居南半球的維多利亞城。

即使離開了那個由過客所建立的城市,對那個地方往往都是情意結,感受很深但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完整的說明自己的看法,更有些時候不打算在如Facebook的空間討論,因為平台的急速只會令自己被定性,更不可能因為思辨下去,就讓彼此更了解,換來的只會感嘆原來是互不認識過。

他們那一代,是我和年老之間,看到同齡的就這樣的工作結婚,回頭看來好像浪費了很多時間。

當所有最重要的,都變成不重要的。
忙忙碌碌究竟為了什麼?

我們緊緊相擁,卻始終要放手,不知在堅持什麼。
如果用盡力氣還是沒有用,就慢慢的沈默。

還在猶豫什麼,到底該往哪走,不知掙扎了多久,
得到一切卻失去最初感動,恨不能再回頭。

你有你的天空,我有我的遼闊,發誓為彼此加油。
如果某天能學會珍惜擁有,就讓淚往下流。

他於是著我趁年輕時還是做應該做的事情,回到自己的城市,當你在辦公時間在街上看著那些呆坐的老人家,他們那種表情和失去活力和動力,是我在其他國家幾乎看不到的。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根本沒資格去預測一些事情根本有沒有可能,更不應在什麼經驗都未有前,就妄斷那是「不可能」。我們花了太多時間在口中,將來為什麼有或沒可能,沒有去用眼和用心去看眼前的景物,從而去摸索自己【應該】和【為什麼】要做什麼。我們不應堅持言語上的立場,任何事情下一秒都有改變的可能,除非投降。

'Don't take no for an answer.'

* 在Perth起飛前往Adelaide前,在登機大堂看到的客機,我腦袋很自然的與《方向》MV相似景象關聯,於是想起這首歌來。

 

Alvin CAustral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