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33

 Hong Kong, 2018.

Hong Kong, 2018.

去年為踏入32歲的自己,寫了一篇文章。今年進入33的階段,心路歷程方面有了什麼變化?


我不是一個有計劃的人,沒有刻意要想把什麼隨著時間而累積、建立起來,但是回頭一看,是看到心路歷程的一面,也就是說,過去的不同點是可以連起來。回頭一看,才好像明白我的人生是怎樣的一回事,雖然還是很難用文字敍述。

計劃趕不上變化,有部分來自計劃的態度:在計劃前沒有先了解自己和世界,只顧減低懶惰的罪疚感、過於約束自己、填滿每天的時間試圖建立所謂充實的感覺,卻沒有照顧自己內心感受,沒有探究為何自己想停下來。也不願正視世事本無規律,黑天鵝事件本來就是唯一規律。

計劃與否只是選項,但更重要的是學習與自己相處(哄自己,例如:何時容許自己懶下來,如何讓自己有動力做事等),還有描繪未來的願景:我衷心想看到、但未曾發生過的景象!這個心目中的畫面成為當下生活的力量:不論有助計劃出具體的行動和目標,還是臨場作出最合宜的回應。即使遇上挫折而氣餒,也很快重新聚焦於那個願景上。


我也發覺到,生活的步伐、節奏、注意力都交付給網上的服務,例如手機上的通知、app內紅色的標示、多少個likes、飛來飛去的心心圖案、有什麼新消息⋯⋯每次像玩捉鬼,要先把它們捕捉;短時間內再次進入看看我發過的文章圖片有多少人支持,經常看自己得到了多少的分數,經常看有什麼人留言⋯⋯

32歲的自己認為人生有很多事情都交託予別人或服務。

去年看《被討厭的勇氣》,進一步明白何謂成長:我以為只要經濟上的獨立就算是成長,但是心中想被愛某程度上還是一種依賴。如果以蔣勳的說法,人應該「依靠」而不「依賴」。情感上不期望別人的認同和愛,但同時可享受獨處,又感恩與人的相遇與相處,是成長路上須要不斷學習的。不過社會上的確常渲染兩個人的幸福、受保護的重要性。若真的能夠終生在舒適圈,固然沒問題,但不論工作上、關係上,這永遠是不被保證的。《圍城》告訴我們城內的人想走出去,因為他們意識到身處在內不一定好,但是能否有勇氣離開也是問題所在:畢竟從舒適圈回到更少支援的環境,比從前一個人沒什麼資源的狀態更難過:可能現在擁有的實在得來不易,若捨棄了就不能再拿回來。

我看到的是:當人擁有更多時,能前進的空間愈細,幸福不是擁有多少,而是一種流動狀態。損失不一定是結局,好戲總在後頭,沒經過損失,新的好運可能就不會來。相信自己能創造幸福,才會有幸福。

從小成就開始是其中一個方法,做自己從沒試過或覺得不能做的事情,如跑步、畫畫、演講,安慰自己不要迴避困難,從經驗中看清自己的能力,不用依賴別人認同建立自信,也了解自己哪方面需要什麼程度上的助力,而不是過度依賴外在。一旦原有的保護某天失去,也不會因而崩潰而不知所措。

外國有少部分的政客似乎懂得這個道理,他們能夠功成身退,在最高峰時想通了下一個要探索的領域,而不是戀棧權位。


題為《32》,32為我寫這一篇時的年齡,如果要從社會脈絡去看,這個年齡的意義其實有一點改變:由中年建立家庭的年紀,到還是年輕的階段。不過年齡的約束,早就在兩年前的掙扎中,擺脫了大部分。而我的人生,30歲反而是開始認識自己的年齡,因為我意識到小時候只是太勤力的應付考試,不停追趕上急速變化的社會需要,太多的氣餒、自卑就產生了。

相信不少人都會相信年老身體方面會退化,不過老化遠大於這種想像。如果只能跟從社會的指引,放棄個人的意願,只討好別人,老年的狀況可以很可悲:除了體弱多病,退休意味所得到的名譽和角色都一下子失去;習慣了多年的生活方式,使人更難適應甚至學於了解新事物。當然還可以培養新興趣和改變自己,可惜很多人都沒有選擇走出第一步,寧願埋怨、或說別人甚至下一代的不是來感覺自己還是有用;即使願意,過程也是吃力的,除非早就有心理準備有天須要轉變,或是趁年輕時有好奇心早點願意克服困難和嘗試尤其自己本來不擅長的事物。

所謂抗老化或保護應該是這樣理解,不是說要否定外在制度的重要性,但自我經歷和成長卻沒有人可帶走的,終究是自己。只是這沒需要時間和耐性,沒有一步到位的方式,但愈早豁出去就愈不吃力。

我意思說:老化是不能避免,但一個人可以減慢老化的速度。一般社會認為20歲可以把握青春,30歲的確比20老了,但不是轉了數字,就不可以再做20歲的事情,不可以有20歲自由,畢竟每個人的心路歷程都不同。為我而言,因為30歲前還是太順從這社會,所以30歲醒覺後,就只有那刻開始自己的人生。如果你是50歲才明白,那麼就50歲開始,不要太後悔,也不要太擔憂。沒有太遲,除了明知道問題卻不願正視。

Alvin C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