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追狗的小故事:關於「助人」、「正義」的思考

 要把狗追回來的那個沙灘

要把狗追回來的那個沙灘

在海灘準備回碼頭附近吃午餐時,看到有狗在跑,主人大叫:「唔該幫我捉住隻狗!」

在沒有人幫忙的情況下,我決定去追跑!不過愈是跑,牠愈快;我愈不跑,牠放慢;我大聲叫人幫忙,小部分嘗試捉但不果,也沒有與我一起追,且聲線也嚇怕了牠。

我於是放慢腳步,尾隨的主人應該一早比我決定這樣做,也跟我說:「不用跑。」大概明白太直接的做法反而適得其反的道理。

最後主人開始接近她的狗,我則決定先在旁站著觀察。牠曾一度下水,游得很高,只是有點浪,但看來牠會游水。主人站在水邊,最後牠回到陸上,她繫上狗帶,事情結束。

主人有禮貌跟我道謝,我也按我的想法,向她說其實我本來不應該跑,她回應,其實她都有跑。

 

幫忙不等於好事,不幫忙也不是壞事 

我沒有去指責別人的不幫忙,我覺得跟冷漠無關,而是如果預視愈幫愈忙(例如有刀插進一個人,好心幫他把刀拔出來,最後他只會失血過多而死),甚至事情會自然好,按道理的確可以不用伸出援手。這也是我有想過伸出援手是否正確的原因。

量力而為也讓我進一步明白何謂「課題分離」。簡單來說,課題分離就是我歸我的,你歸你的,自己應為自己的一切而承擔,當然這概念並非完全把各個體切割得「河水不犯井水」,而是自我優先考量的啟示,當我最想做的是幫人,或我在處理自己的事後還有餘力和時間,還是可以替他人付出,但切記:可以為他人提供意見,在他人有需要時可以幫忙,不過還是量力而為,而且也不能因為伸出援手而介入別人的生活。《被討厭的勇氣》曾有這樣的比喻:你可以帶牛到河邊,但喝水與否就由牠決定。

然而,並非每件事情都有明確界線,例如這一次就可能幫忙或不幫忙,差異不太大(當然,這無從證實)。即使如此,思考仍十分重要,因為很多事情本來並不是非黑即白,或只有這樣做才能靠近真相或將來能作出更合宜的做法,又或不同情境可能有清晰的答案:例如後來在商場遇到遊客問路,我就有必要幫忙。可見課題分離是一門學問。

追狗的故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訊息,就是有些事情需要先觀察,不要讓正義淹蓋事實。這就是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所寫過一句話:

「促進正義可能意味著壓制頗大部份的真相。」

‘…the furthering of justice may entail suppressing a good part of the truth.’

Alvin C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