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鎌倉,2018。

鎌倉,2018。

既然有《32》、《33》的文章,那就承繼傳統,而且在生日當天推出《34》。雖然今年仍有人替我慶祝生日,但是對於生日的感覺就比過去淡了。可能是人大了,也可能覺得想生活過得好一點,是不用等到生日,不用等到人們的祝福,其實自己來就可以了。

是的,自己來。一個人在接受學校和社會的教化,慢慢潛移默化要有一個甚至多個有利自己的條件(如富有、舒適)才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當不如人意的事出現在自己眼前,就很容易沒心情做其他事。不過這年來讓我開始看到,其實真的有必要讓外在的環境影響自己嗎?又或這樣說,困難等於我們不應渴求某些願景嗎?

有沒有人準許、有沒有足夠的資源,根本沒關係,日子都是一樣過。

關於選擇:並非從現有選項,而是自己需要

我們習慣了用眼前現有的選項中去選自己所認為對的、喜歡的,或根本不想選,從所謂的「經濟最大化」,把所有那些選項通通都據為己有,就好像獲得全世界了!但可有想過,現有的選項可能根本沒一個是適合自己的?

我們有沒有想過,真正的選項並非是眼前的A餐、B餐、或C餐中選看來最好的一個。選擇源於我們需要清楚想要什麼,以及不想要什麼。不知道答案就只有自己去想和調整,若連嘗試都不願,就很容易由別人為我們安排一生。

自己需要不一定與現有選項吻合,所以沒有我想要的選項,就只能去創造出來供應給自己。現實並非要接受有限的選項,而是須多下一點功夫,或想一個、數個可行甚至容易達到的方法。

我不知道我能否做到,但我可以選擇去做

可能你會說,嘗試多遍就是不行。我們大腦思維總是傾向想100分的景象,不然就去想0分最恐怖的狀況,很容易就不願朝向100分的方向,又同時聚焦零分的唯一可能性,作最壞打算,卻非未雨綢繆。所以,又很難去想,我現在還可以做到多少分。

「我不知道我能否更健康,但我可以有更健康的生活。」是我日誌其中一句話。我無法控制有沒有病,身體內脂肪、膽固醇如何,但我可以過健康的生活,例如多吃蔬菜和多做運動。同樣,我不知道能否畫好的畫,但我可以畫畫。生活方式的確我當下完全可以選擇的!

我想起Joseph Pilates,他從小體弱多病,但他選擇過健康生活,他選擇發明Pilates簡單運動,最後活到83歲!而Pilates至少受不少女性歡迎。

這是退一步去看自己其實可以做什麼,但並非退而求其次,接受所謂社會現實。即使是退而求其次又如何?你做自己,本來就可以寬容一點,畫得醜、跑得慢都不用向人交代,只要能夠選擇做什麼、然後行動實踐就行。

當去找出自己需要、選擇生活,就是訂立界線的表現。你專注在界線的事情,安分守己,日積月累的成果,即使未是你理想中的成績,進步就是鐵一般事實,所建立的習慣、技能就能保障自己。不是你所專注的固然不用執著有還是沒有,要拒絕不需要的來保護自己自然相對容易。

至於關係⋯⋯

前篇提到社會太渲染兩個人的幸福。經歷過一些事情後,我明白人畢竟還是好好做自己·照顧自己就夠,這不用別人代勞才成,其實滿足自己沒你想像中困難,困難在於執著於社會迷思,以及因而的一直拖延,沒有開始面對自己,而愈來愈多的「不可能」藉口給自己。最後有些人會麻煩其他人替自己做,這種由「助人者與受助者」的基礎所建立的人際關係,其實很不健康的關係,因為對彼此了解只局限於「幫助」之上,而非雙方的個體性,且很難從這基礎取得突破、進展,助人者永遠都助人,受助者永遠受助。

一段健康的人際關係是基於雙方不太需要依賴別人,超初互相認識的是對其個性的了解,而非為對方付出多少,或有多少浪漫、激情。所以淡如水的關係有很多時候才是比較實在的關係,為別人付出始終吃力不討好,且更容易受到傷害。

也許我真的比別人更可以一個人相處,才會說出上述的話。但我強調,獨處其實沒有人們想像中的痛,錯的人際關係會遠比獨處痛苦。

我不是反社交,只是覺得人際關係並不應是規範,不應納入人生不同年齡階段中,30歲能不能結婚、成家立業其實也不重要。可以遇上當然好事,前題是對的關係;沒遇上也不要自卑。


延伸閱讀


Alvin Cheng關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