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候丟掉書櫃中的一些書本,但我沒有因而丟掉裡面的知識

我的書櫃

我的書櫃

眼見書櫃上的書開始滿了,是時候開始丟掉部分的書了。

是的,我是會把買回來的書丟掉的人,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我以前都會覺得,書是十分有價值的東西,買書要選一本沒有瑕疵的,內頁不能寫字、不能弄污。

可是,這真是書的價值嗎?

這樣想的原因,可能是:

  • 多年前的書很貴(現在的書大部分售價幾乎沒變過,但其他產品和服務、薪資都上漲);

  • 裡面的資訊來源很珍貴,一旦丟掉就很難翻查(現在也能從網上獲取資訊,書難以被取代的地方是資訊整合、編輯、排版、傳遞多元與自主);

  • 書的排版、包裝都很精美(最主要是讓人捨不得丟掉)。

近來外國因為Netflix的關係,讓本來已為不少人所知的近藤麻理惠更為流行,我自己曾讀過她寫的書,但對於我來說,Does it spark joy並不是我對她最深刻印象之處,而是她提到物質的重要性或意義。


思考書對我們的意義:內容與載體

買回來的書,重點是閱讀體驗,從中所吸收到的知識和所帶來的思考、啟發甚至應用,故收藏、只放在書櫃上是無意義的。書能帶給我的,不是精緻的釘裝和排版,是我視野方面的擴闊、與其他知識和自己思考結合而成的智慧、在日常生活中更能解難和有更多創新想法、在社會和職場中把書中的建議應用。

書的用紙、排版、文字、釘裝方式、大小等視覺和觸覺效果,是傳遞知識、資訊的媒介,物質是否被浪費,在乎的不應是最終結果:丟掉,而是過程中的體驗,書要留下來的理由,除近藤麻理惠的「怦然心跳」spark joy這個準則外,容易管理、日後搜尋再加以善用也是關鍵。換言之,留下來的書是為了翻查。有些書在第一次讀畢,不是完全明白所有概念,但到了某一天因為某些生活體驗讓你想起這本書;或即使明白,某年月日更體會某本書的道理想去重溫。


平時需要留下什麼?

但是翻查是基於自己的需要或當下焦點,於是問自己想留下什麼,比要丟掉什麼反而易回答:

  • 日本或國外設計、旅遊雜誌:有時候看這些書都想在繁忙、緊張的氛圍中藉看大圖片「換個環境」,這類紙本雜誌排版、取材、尺寸等方面都經過心思熟慮,體驗最佳就是紙本。

  • 手繪書也是同上一類書差不多道理。

  • 回想重讀的經歷:有好幾本我會重溫,有時候透過index頁重看,如《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很多事情基於思考盲點多於客觀環境本身;《黑天鵝》(The Black Swan)、《反脆弱》(Antifragile)、《不對稱陷阱》(Skin in the Game):用來看當今現政局勢和安身立命有所啟示。雖然可以另買電子書,但紙本重溫比較好。

  • 其他書基本上可有可無,剛買又讀完的書可以短期內觀察看看,但至少我已為每本書做所謂的「讀書報告」,部分內容隨時隨地可重溫,若沒我想要的內容,再逛書店(若仍在賣)、圖書館、電子版都是方法。

之前丟掉的書

之前丟掉的書

對了,那為什麼一開始不去圖書館借?為什麼不直接買電子版?就如之前提到,紙比在手機平板看更好,電子版一樣浪費電;第二,買一本書是對作者的支持,且書價基本上多年來沒很大的升幅,我需要有一段比圖書館借閱期更長的時間參考那本書,大部分書我至少留一年,絕少我認為比想像中爛而須立即丟掉。恕我再重申:是否浪費資源不應只著眼看它會不會變成垃圾,如果一直放著不用,佔大部分家居空間、帶來更多塵埃又阻擋外來陽光而影響健康,反而是最大的浪費。

然後騰出空間,讓新買書進來。

至於送給朋友,坦白說不是很多人有興趣,所謂有興趣的都是因為「免費」,賣出去都是因為「便宜」。還有我想別人都支持一下作者,多一本書賣出去,他收入就會增加,因為行版稅模式。有些朋友會主動問我借某本書,這情況下我通常都樂意。


只有多讀書,持續學習選書,持續了解自己需要什麼書,這樣你才會愈來愈減少買回來一直不看、發現好書比例上升的情況,著眼於書為你帶來的閱讀體驗、價值、個人成長,覺察與省思擁有外在並非真的擁有,而是擁有內在、成為更完整的自我,並為社會帶來更好的環境,才能最對得起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