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2.png

ALVIN CHENG

An analog stationery lover and digital technology lover who engages in urban sketching, reading, note taking and street photography in everyday life.

平常愛留意身邊事物,到處走、捕捉街上美好的剎那、把身邊物品和景物畫下來。在按照標準菜單過人生後,開始覺得需要轉變一下,紙本和電子的記錄工具是我的好伙伴,幫助我觀照自己的人生。

More / 更多

瑞典人Lagom生活的啟示:遠離情緒主導、狹窄視野才能自由快樂

瑞典人Lagom生活的啟示:遠離情緒主導、狹窄視野才能自由快樂

Stockholm, 2017

Stockholm, 2017

每個人的命運背後,都跟他所選擇的生活方式和態度有關。在丹麥,可能是Hygge;芬蘭可能是Sisu;瑞典呢?在兩年前遊覽過北歐曾問過這問題,而書店則有一堆關於Lagom的書,算是解開我的疑問吧。這篇文章,最主要談後者,因為最近的一些思考和所改變生活習慣的方向,似乎跟這概念有關。

什麼是Lagom?在《剛剛好,最完美!向瑞典人學過幸福日常、不加班也富有的自由Fika人生》一書中,作者將之譯作「剛剛好」,甚至認為與「中庸之道」類似,其他有關Lagom的書,通常與「不執著於完美」、「不往極端走」、「夠用就好」、「均衡」、「平衡」甚至「社交」、「環保」、「設計」扯上關係。

因為工時太長不利生產也損害健康,所以要停下來作息;產品設計過度,就會向美感傾斜,結果不但沒改善生活之餘,不實用更帶來浪費;用心製造產品和服務的同時,也須要讓別人知道,所以需要marketing和branding,不忘向大眾「說故事」。記得芬蘭的一個Airbnb host向我提過,他們國家有時比較默默耕耘,所以這可能是芬蘭品牌的知名度,都跟瑞典的差一點。的確瑞典品牌如IKEA、Spotify、Fjällräven等已經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

這幾年的生活經驗、回想在瑞典的旅遊日子、看看正使用的瑞典品牌,只會愈來愈明白lagom對自己的重要性。

Lagom正視自己訴求,帶來真正的快樂

首先,生活上有很多事情並非三言兩語表達,更很難用對錯是非來判斷。個人對生活上的需求是其中一個例子,每個人的需求層次都不同。例如最近我希望可以更善用自己的時間,所以考慮連Instagram這個app都在我手機上刪除(之前則認為可保留)。不過Instagram不像Facebook有完整功能的網頁版,一些功能如通訊、限時動態只能在手機app使用,改在電腦上瀏覽和發佈比較行不通。在「刪除」/「不刪除」的選項中,我找到了第三個:一星期約有兩三日下載這個app,每次用完就會刪除。是比較麻煩,但麻煩相對於優質時間,後者我更為關注。

所以我的需要,很多時候並不一定是單純的正反、對錯、是非。當我能再深入探索,找出自己具體的訴求是什麼後,有很多事情的應對方式就相對簡單、自由,也減少煩惱。

要確認自己的需要,最大的困難在於外來的干擾而引發的情緒,尤其負面情緒使人陷入急性子甚至緊急的狀態,一個人急起來,就容易欠缺安全感,繼而匱乏感更加強烈。為了安心,對於眼前所見的事物,即使明明不需要,就會不放過,不管如何都搶著先要。愈多似乎愈好,但因為所擁有、佔據的大多不能滿足自己需求,所以永遠不夠。

有心理學家說過,情緒並不代表自己,而情緒通常都是建基於正反對錯的狹窄視野,也使自己遠離事實,繼而不能作出正確的判斷和決定。當負面情緒湧現時,我們只側重於「不發泄不舒服」的即時渴求,根本無睱正視更深層次的內在需要,即使找到舒緩情緒的途徑,舒服了,下次再有情緒時就愈來愈依賴發洩,一次又一次錯過了解自己、回應真正訴求的機會。

這不是說不應有情緒,而是不能太久和重覆太多,長遠來說還是向前走。由單純的情緒發洩到細心觀察,使我們覺醒到太仰賴情緒和感覺所帶來的弊病,這樣才能開始擴闊自己的視野,慢慢掌握事物的更多角度和層次,在堅持中保留一點彈性。

所以我覺得lagom就是成熟、理性的表現,不濫用情感才能清楚看到自己和世界,才有機會在生活中滿足自己的需要。因為持lagom生活態度的人,明白情緒不應完全主宰自己的人生。即使快樂也不應由情緒主導:那只是一時的刺激,並不持久,刺激、高潮過後,一樣空虛寂寞。故此,我們必須重新理解快樂。

我想,Lagom的人能放下失去、匱乏的恐懼感,願意了解自己需要什麼和多少,只有所擁有的剛剛好,就會享受當下。

一步步邁向lagom

Lagom的重點在於減少情緒氾濫、增加主導權和內心的自由。以下這些方法,都可以過渡到「剛剛好」的生活方式。

減少在社交平台的瀏覽時間

社交平台作為獲取資訊的重要渠道之一,但別忘了也兼具「社交」氣氛。所以你在平台上其實不只是看資訊,而是走入一個群體的空間。在這個空間裡,很容易受到情緒的影響,以及別人看事物的角度,所有資訊都流通很快,讓我們想迅速回應,為了回應,正反對錯的兩極角度往往最容易。

我不是說不應瀏覽社交網站,但不應太多。能否透過其他渠道接收(如直接入網站、訂閱網誌等),讓自己安靜思考和分析。待有了自己見解後,這樣參考別人意見時都能比較理性看待,不是情緒上的支持或反對。

Gothenburg, 2017

Gothenburg, 2017

同樣,在社交平台社交的時候,也不忘與朋友見面。這樣才能在螢幕上的語言文字外,透過眼神接觸、身體語言等,有著更多生活經歷和互動方式的體驗和更深的分享,而非單靠上網看他們的近況,不單帶來優質時間,更帶來快樂。

走出去張開五感體驗,增加創作時間

資訊並非唯一接觸外界的途徑,親身體驗也是好方法。不一定透過資訊介紹而去那些地方,沒有人提過的(即沒有相關資訊)地方都可以去。去一個地方不再限於圖片文字,而是親身透過五官接收,例如親身仔細觀察那地方的不同建築物、人的表情與身體語言互動、人的對話、當地的空氣等,比網上圖文更全面、真實和有趣。

此外,增加創作時間的比例,平衡過渡獲取資訊和內容消費的時間。不是有藝術天份才要創作,而是任何人都能,且不同形式的創作如畫畫、寫作等都有助自己不限於正反對錯式思考,對不同事物有更深的思考和更廣的分析。一個人能夠創作時也帶來真正和持久的滿足感。

從「為什麼」開始

之前提過Simon Sinek從「為什麼」開始的思考方式,能引導自己找到真正的需求,以及做事的方向。若只是人云亦云,人們做什麼發達自己又去跟,永遠都在追逐,滿足不了自己也會很累。

實驗精神:微調

沒有人一開始知道自己要什麼,只有藉多點經歷並觀察,才更了解自己需要,不再因害怕而無時無刻須靠外在填補。這有如咖啡太苦,透過微調注水溫度和咖啡粉粗幼度來找出最好的味道。又例如本身物品太多,可以先逐件丟掉觀察,直到開始不足以過活就暫停丟棄,並買回所需物品。這時就知自己剛剛好的程度在哪裡。



延伸閱讀

別為逃避孤獨而社交和追求愛情

別為逃避孤獨而社交和追求愛情

開始懂了:別人認同並非幸福,而是慢慢知道為什麼而活

開始懂了:別人認同並非幸福,而是慢慢知道為什麼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