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為逃避孤獨而社交和追求愛情

Copenhagen, 2017

Copenhagen, 2017

寫於情人節前夕,社交和愛情的共通點都是群體相處。有些問題的根源就是這個共通點,只有面對並解決這點,才會有愉快的獨處和相處。

我是一個比較文靜的人,小時候的自己多是比較單獨行事,在別人眼中雖然不算不合群,但覺得可以對人主動點、多一點說話、多一點社交。既然很多人都這樣說,大學開始就嘗試活躍點,多參與不同的活動。

第一個活動是迎新營(O camp),記得那次的經歷其實很痛苦的,不是被組爸媽玩弄(事實上這元素並不存在),就只是格格不入,不是很投入大群體之中。但那時候只覺得我可以做得好一點,再加上大學的風氣就是,不參與活動、「上莊」(幹事會)就會被賦予為「摺」的稱號,所以也應該多點社交聯誼吧,了解學系以至校園在發生什麼吧!又看到組爸媽照顧子女,那麼在學系也應該像他們這樣吧!

當時的確這樣認為。

不過,人為什麼需要群體活動呢?尤其對於那麼「摺」的人,為什麼他們明明獨處都沒問題,有些人都要他們擺脫所謂的不合群呢?

後來發現,有很多人就是害怕孤獨,所以他們想有人陪伴,不然沒伴的話就是很慘、很空虛。他們也認為有很多事情甚至願望都不可能一個人所達成,若有多個朋友甚至伴侶,有困難時就可以找他們幫忙。所以對他們來說,朋友愈多固然愈好;見到常常獨處的人,告訴他們不要經常一個人,希望他們能檢視自己孤獨的「問題」。

認為孤獨不幸福是事實,還是一種社會觀念,還是周邊的社交氛圍所構成的社交壓力?

現在的社交活動已延伸到每個人的手機上,在我們用與朋友見面時,仍可以在社交平台上社交。這些平台,還有電視媒體,總是吹捧著有很多朋友關心、常常聚會的充實,甚至兩個人的幸福。

有些人會意識到過了三四十歲,朋友愈來愈難見面,同時愈來愈難認識新朋友,認為老弱多病沒有別人照顧不行,再加上受太多婚姻童話故事的薰陶,所以「為自己打算」,找個伴成家立室。即使那個伴不是最愛的,那還可以告訴別人自己總擁有一點吧!

明白了重點嗎?人社交和追求愛情,一切源於「孤獨很可怕,所以要避免孤獨」。

因為那種孤獨感覺,即使有與朋友、戀人相聚時刻,一個人的時刻總得要面對。所以要完全避免孤獨,恐怕需要每時每刻都有人陪來填補。例如,當你最喜歡的朋友或戀人一旦未能抽空陪自己,就會想到找比較次要的人約出來甚至傾訴,但約這個人並非因為想跟對方建立更深的友誼。

因為重點在消除孤獨的可怕,所以關係中對個體的互相尊重和欣賞會不知不覺被忽略,關係的重點已淪為要別人遷就和解決自己的難題,最後這種關係會陷入互相消耗的惡性循環,恕我斷言是不可能持續。如果有子女的,最大受害者是他們。

一個人並不可怕,當我經過一段所謂積極社交的階段,現在走回讀書時期的獨處時光,其實不會很悶,本身要做的事情可多得很,若沒事幹要休息都比較輕鬆。當然,我還是有與人見面聊天,只是不再為社交而社交,為了愛情而硬要愛情。

任何關係始於個性,而個性就是讓關係持續的條件。

個性能讓自己有一個又一個的故事,這個故事並不是符合別人喜好的故事,而是別人沒想到原來也可以很精彩的生活方式。如果關係建立卻因為所謂的為對方犧牲而埋沒個性,能夠持續下去的則寥寥可數。害怕孤獨的,應該想想為何有這樣的感覺,並面對自己。害怕變老而失去健康的,就應及早令自己強壯(我指的是四肢健全就應該多運動,不要跟我說有些人長期病患,況且很多有病的人都有方法強身健體),而不是要人負責。不連累別人,已經是最好的待人處事態度。

所以當你三十歲朋友不多,愛情未有開花結果,並不一定是你的問題。尤其愛情,既然叫緣份,就不可能九成都在三十歲前發生。如果想快點來,就不是趕快去下載Tinder或Coffee Meets Bagel這類的dating app,而是盡早做自己喜歡的事、讓自己即使一個人都活得精彩一點,這就是台灣臨床心理學家洪培芸所說「別讓下一個人等太久」的意思。

Århus, 2017

Århus, 2017



延伸閱讀

有關探索自我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