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2.png

ALVIN CHENG

An analog stationery lover and digital technology lover who engages in urban sketching, reading, note taking and street photography in everyday life.

平常愛留意身邊事物,到處走、捕捉街上美好的剎那、把身邊物品和景物畫下來。在按照標準菜單過人生後,開始覺得需要轉變一下,紙本和電子的記錄工具是我的好伙伴,幫助我觀照自己的人生。

More / 更多

開始懂了:別人認同並非幸福,而是慢慢知道為什麼而活

開始懂了:別人認同並非幸福,而是慢慢知道為什麼而活

香港,2016

香港,2016

最近開始對「別人認同」有所反思。

可能你會問,有人認同不是很好嗎?有人認同除了是值得高興,也代表你做對了事,可以做那件事。

「做對了事,可以做那件事」這點是最危險的。

因為人生已「全盤」交予別人決定甚至操縱。

  • 做別人贊同的事,不做別人不認同的事。即使想做,客觀上不對人構成傷害,甚至造褔人群,只要別人不認同,都不做?

  • 假設有人認同納粹主義,那麼是否就去大屠殺?

  • 每個人有不同意見,你要如何滿足所有人?是見到某一類人就做這件事,到和另一類人相處就做別的事?阿諛奉承其實就是虛假、不真誠。

  • 萬一認同你的人,有天改變主意,就改做別的事情?

  • 做別人認同的事,別人一直認同,但有沒有可能仍然被放棄?

要追著別人走,才有安全感;換言之,追不到,就沒有。追到,別人可以放手。別人的認同往往短暫,靠別人認同而活只能往外找,愈往外找,對安全感一旦失去的意識愈為強烈,愈是受到約束,愈是更常惶恐。

想自由過活,想過幸福日子,安全感本來可以在我們手中,可以自給自足 ,人不認同自己還至少有自我認同。但什麼是自我認同呢?對自己所做的至少不會自卑,也不怕別人的閒言閒語。因為他知道自己為什麼而做。

什麼是「知道為什麼而做」?有朋友曾跟我引用以下這段話:

「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追求快樂也不是逃避痛苦,而是追求意義,當你覺得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很有意義的時候,這就是幸福。」

意義並非一朝一夕所能建立,它是漫長且持續的過程。能夠發現意義的人,不是因為他們比別人聰明,而是願意從問為什麼開始。

Simon Sinek在他的著作Start with Why提出Why, How, What的Golden Circle模型。太多數人都是思考「我應做什麼」(What),對於「如何做」(How),甚至「為什麼而做」(Why)就很少去問。因為以為沿用既定的標準方式運作就沒問題,為了過安穩的生活就算解答為什麼而做。所想出來的what很多時候只是情緒使然:眼見別人做得很成功所以去做罷了,但到下一個複雜所謂成功模式時,卻可能是另一回事。

從問「為什麼」開始就已經是建立個人信念的過程。從日常生活探索和觀察,加上個人思考而發現問題,而這個問題是自己特別想去解決的,因為有意義;認為解決了看到幸福,是信念。信念推動並引導自己去尋找和嘗試不同方法,並不會輕易因為別人的否定,或半路中途未見成效而放棄;信念亦有助他明白何時堅持,何時接納別人的意見,何時應該作出改善。所說的話、做出來的事情都應該一致。言行一致是真誠、誠信的重要部分,沒有為了別人認同而討好別人,但漸漸所做的事情,讓一些人看見而慢慢信任並支持自己。

做出來的效果如何往往最真實,事實往往最有公信力。所以有沒有人認同其實意義不大,先做了再說也不遲。

以前會覺得,做一些讓別人認同甚至開心的事,會使別人和自己關係更近,但這樣的互動模式,最多讓人知道「我有做好人」這個角色而已,甚至阻礙別人了解自己。

《瑪嘉烈與大衛系列》劇集中曾有句對白:「我喜歡你喜歡我」,這跟「我喜歡你」是完全不同的。搞錯兩句之分並非只限愛情,更是不同形式的人際關係,然後又催毀了自我。

對方認為不對或沒留意的事,在你一直身體力行隨心做好自己來印證並見證,啟發他/她去改變思維和發現,這才是人際關係,亦是緣分。

柏斯,2017

柏斯,2017



瑞典人Lagom生活的啟示:遠離情緒主導、狹窄視野才能自由快樂

瑞典人Lagom生活的啟示:遠離情緒主導、狹窄視野才能自由快樂

畫畫不用鉛筆起稿,真的沒問題嗎?

畫畫不用鉛筆起稿,真的沒問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