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2.png

ALVIN CHENG

An analog stationery lover and digital technology lover who engages in urban sketching, reading, note taking and street photography in everyday life.

平常愛留意身邊事物,到處走、捕捉街上美好的剎那、把身邊物品和景物畫下來。在按照標準菜單過人生後,開始覺得需要轉變一下,紙本和電子的記錄工具是我的好伙伴,幫助我觀照自己的人生。

More / 更多

只是快0.x秒的科技⋯⋯

只是快0.x秒的科技⋯⋯

現在的電腦規格持續改善,但選舊一點的型號又未必損失太大。本來生活不錯,追求更極致、先進的原因是什麼?

我的MacBook Air

我的MacBook Air

最近有更換手提電腦的打算,因為機齡6年,機器開始有小毛病,是可以用到完全不行但是我覺得又不需要這麼極端。但是廠商的型號比過去多了,不同款式之間都很相似,於是就透過網上討論區、搜尋相關評測和諮詢朋友意見,結果皆不太有幫助。

外在意見不始於人性,也未能解答自己疑問

這種看似謹慎的態度,「謹慎反被謹慎弄」。看了不少網上評測,大部分的意見都是一致,例如若你認為輕薄因素最重要,就這個;對於圖像有需求,就選最高階的;想視聽娛樂有更好享受,就這部最新的。不是這類差不多的分析,就是用10分鐘告訴你本來1分鐘就從官方網站都有提的型號間差異。想看個別使用者的思考方式,根本沒有。因為有部分都是贊助而評測。

問朋友、在網上討論區徵求意見,其實差異不大,2017年輕薄的機種跟2018年略大螢幕和略重,而兩者價錢差不多的相比,一般人都會說買新的好,沒理由買上一代CPU的。除了有個女性朋友跟我看過這兩台機器,很快就說小而輕巧的棒。

說的也是,6年前我買那台哪有考慮這麼多?純粹跟店員聊聊,然後就很快下決定,店員在檢查是否有存貨期間,跟我說若沒有的話,好像還有再舊款和螢幕更小的,可以再九折給我。記得當時我也覺得沒問題,不過最後發現有現貨,就用大螢幕的。其實那時的我沒搞清楚所買的是哪一年發佈的。(後來知道是2012年版本)

既然電腦、手機持續發展,若現在的電腦仍運行大致順暢,那麼5年後推出的機器,理應不會更慢吧,市面上即使選差不多兩年前推出的,其實也跟最新的分別不大。為什麼這次反而更仔細、更猶豫呢?
在東京看到的Google Pixel廣告,2018

在東京看到的Google Pixel廣告,2018

Think different:回歸到自己的「為什麼」

在讀2001年由Jim Collins撰寫的Good to Great(台灣翻譯本書名為《從A到A+》),裡面有提到非常優秀的公司(great companies)如何看待科技,作者的研究所得是:他們最優先考慮和處理的往往是企業內部的問題如是否有對的管理層和員工、公司如何面對現實、公司可以發揮什麼長處,繼而如何自律甚至如何借助科技的力量令企業有所增長,所以不會怕落後而與業界看齊。我看了認為,在18年後,個人而言都應該有這種想法:若像其他人所想,視乎自己的需求,那應再退一步想,我的生活應該如何過,然後才判斷是否使用科技作為輔助工具。

所以我需要的是用Simon Sinek的「為什麼」思考方式,而選哪一台比較好,並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解答,但以現在的產品,大多數成熟了,看數字或好像有很大的差異,但實際感受又另一回事,例如快3倍,但等待時間可能是1.2秒到0.4秒而已。

生活本來就已經很好:再往上推可能會有犧牲

而當深入比較和研究各種產品時,其實愈難選擇,因為沒有一款最完美,總有缺陷。倒過來想,若最後買的並非最好產品,又有什麼損失呢?理性選擇又是否一定作出最明智之舉呢?即使買了眾多品種最好的,下年就會有更快更輕更省電的產品面世。光是考慮,其實很花時間,正如《三分鐘熱度》所說,倒不如做運動。明明可以享受生活、發揮創意,但卻用來做預測、做最好的決定。

我的MacBook Air鍵盤

我的MacBook Air鍵盤

這也是為什麼近藤麻理惠要強調「砰然心跳」(Does it spark joy?),因為有時候太過理性,結果什麼事都做不成,生活只有停滯和囤積,由「砰然心跳」引導自己固定未必最好,但想太多時提醒自己調整,就能讓自己從不必要的拘束抽離出來。

我寫這篇文章固然想對自己的經歷作結,同時也讓我延伸思考,究竟何謂「先進」。

我們往往傾向用最好的產品,覺得用上了就可以令生活變好,好像手機支付、可以透過手機app轉數給朋友,這好像很方便,但不用的話是否等於生活很困苦?再說沒有WhatsApp的生活是真的不便嗎,還是有了更麻煩?對比洗衣機的出現(比電腦更省時且讓女性可以投入工作)、網上購買別國服務和產品(信用卡解決現金不能跨境交易的問題)。短訊和手機付錢的出現,是本來為了解決什麼問題?最終方便了誰?現金真的一無是處?(至少不會有記錄)

任何一種科技,都可以帶來機會,但可製造麻煩甚至災難。如何面對科技也沒有絕對的標準,只在乎個人有沒有想過如何善用,而非怕滯後或被朋友孤立而迫著用,或對科技反感明明有用而完全不用。


延伸閱讀

  • 為什麼我們很重視便利?不方便的設計,就一定是差的設計?透過探討過便利的利弊,看看我們如何看待便利,日常生活有什麼其他價值其實也可以留意和選擇。


喜歡這篇文章,甚至本網誌嗎?
歡迎贊助我Alvin Cheng給予更多支持。

捨得+改變》減少不必要物品浪費

捨得+改變》減少不必要物品浪費

有關學英語:延伸

有關學英語: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