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謂成長?

成長是一個持續而沒有終結的過程,換句話說,即使處於老年階段,也仍要成長。

Image 20190320 204526.png

幾年前曾問過「何謂成長」這個問題,成長是不是到了某些人生階段,例如18歲成為法定成人、從大學畢業、有事業、做父母?這個問題幾年後開始有點眉目。

以上的共通點都是「轉變」,但這些人生轉變都屬於外在的,究竟來自個人的幸運、別人的幫忙,還是自己的轉變?

所以,內在的自我改變,才是成長。而且上述的名份地位,可以因為種種原因而消失,當失去以後,這個人會是怎樣的狀態?會不會變得自暴自棄,而完全爬不起來?當困難、逆境出現時,才真正反映一個人的成長程度。

成長,並不會一夜間發生。成長過程並不會有人看到,尤其日對夜對的家人,因為變化緩慢是必然,故只有自己才有機會知道自己成長與否。

由獲取知識到應用,由別人教到自學

現代人在校舍學懂基本語言和知識,通過考試後畢業。但學習過程不應隨離開學校而完結,理應在畢業後更進一步持續,且由自己建立終身的過程。除了「知」,更要應用,如何善用知識,這視乎自己的意願和造化,老師只能啟發。

在大學修讀社會學時,知悉寫論文要求證的重要性,其中一個方法是看文獻的資料來源、背景,例如某學術期刊的可信度比報刊更可信,但這個技巧並不隨離開大學就不再使用。因為現在有更多的內容農場和假新聞,當年上課沒有這些,教授當然不能提醒,但自己畢業後,理應意識到知識和技能需要從學術延伸到日常生活中。

單是「知」並不夠,如果有意識去親身體驗和了解、主動思考和觀察,醒覺原來所知的還未夠,繼而所推動的持續自學過程,等於啟動成長的巨輪。

當《流浪者之歌》中主角悉達多明白知識可以轉化為屬於自己的智慧時,由外在轉化為內在,讓自我更踏實。

在有自由前開始自由

不同人活在不同的社會裡,有些人幸運的在高度民主自由的環境中生活,也有些人可能是極權環境下,更有些人在日益惡劣的地方長大。

自由的重要性在於提供有利個人、經濟和社會發展、進步、快樂的條件。自由體制下當然可以做更多的事情,理論上沒有自由代表受到約束和制肘。

這看來自由要靠外在給予,尤其是從政治制度中落實,但又再飲水思源,自由是怎樣得來的?自由還不是由過去的人爭取下得來的?看看外地沒自由的國家,這些人民如何對政府作出回應?

小孩子從小要聽父母話,他學習到要等父母批准,才有較多的自由。成長代表對自由二字有更廣的理解。

自由並不只是來自外來的人或制度,自由也可以由自己賦予和爭取。

且有很多時候本來不是別人阻止而不能做,而是沒有人讚同和欣賞,或因成本太高、怕失敗、損失而約束自己。或常常局限於同一方法,沒有拓展更多更好的可能性。

問自己:若沒有自由制度,是不是就放棄探索出路,甚至爭取更保障人權的制度?有完善自由體制時,有沒有自我設限?

明白情緒不一定反映事實

人與生俱來有求生本能,例如害怕危險而選擇在安全地方,害怕必需品耗盡所以囤積。

即使人類發明更多工具、建立更多保障自己的制度、解決不少環境問題,人還是有上述的情緒。

但情緒不一定反映事實,有時候可能因為外在的變化,讓我們敏感。變化令我們對未來更不確定,所以充滿危機感,要把眼前看到的一切機會完全抓緊不放過。

成長中的人開始意識到並不是所有變化都是危險的,開始意識到有些起初看來的損失並不是大不了的,所以行為、情緒方面有所調整:開始拒絕自己不需要的,學習辨認哪些才是真正風險,告訴自己有時候情緒不一定是事實。

外在的環境的確沒法控制,但可以提升遇上狀況時的應對能力,並不只是害怕和擔心。

由口說不可能,到行動改變現狀

愈來愈清楚自己需要什麼和不需要什麼,並建立自己的一套核心價值,也是成長的部分。

成長也是一個愈來愈矛盾的過程,因為隨著所知的愈多,愈了解到社會所帶來制肘的殘酷事實,但又愈不能因此而作罷。

有很多事情看來沒可能,但又認為那是未來願景的重要部分。完全沒跡象它會發生,就算會,也不可能一朝一夕,也要在有限制的環境下找方向一步一步前進。

登山,看似沒有路,就要開路。過去,從亞洲去美洲不可能一天就到達,所以就先發明飛行機器,屢敗屢試,然後飛到後繼續研發更大更快、續航力愈長的客機。

小孩子初來這個世界,只會嚎哭得到父母和別人的注意。但他開始學走路、說話,在學校繼續學更多知識和語言,畢業後也許學到的只是常把「不可能,面對現實」掛在口邊,做個naysayer。

持續成長的人則從說話層面提升到行動層次,因為社會現實是可以轉變的,每個人都是社會的actors。

但更重要的是:認清這些所謂的事實其實對生活沒有幫助,應該要做的事情、想達到的目標,跟成效完全扯不上關係,無論環境如何都要做,問題是如何做罷了。


成長是一個持續而沒有終結的過程,換句話說,即使處於老年階段,也仍要成長。

我想,成長並不限於上述範疇,但遠離自以為的舒適圈是成長的表現。那個舒適圈並不如想像中舒適,一成不變並非安穩,安穩始於在世界轉變前主動改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