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票的演化:從一張實體通行證,到一個複雜系統

當科技再走下去時,就更難會有現有物品被取代的情況,「落後」愈來愈是主觀的判斷。新科技雖然仍會形成趨勢、被朋輩影響的情況,但新科技更需要人性、更需要信任和即時支援,使用者和商戶更需要有這些意識。

Image 20190326 221648.png

回看旅行時的車票:有紙的、磁票的、觸控的,還有在手機儲存的SUICA。從回顧各式各樣的車票,可以看到車票,甚至其他門票的演化,但在演化過程中,也沒有淘汰過去建立的票種。

首先是紙造的車票,由鐵路或巴士公司自行設計和印製的車票,如果是一日任搭的乘車票,就會由職員印上日期,我也有一張需要由乘客用硬幣刮出使用日期,因為鐵路公司考慮到購買日並不一定同日使用的需要,所以車票設計上讓乘客自行決定,然後由車務人員隨機檢查是否有人逃票即可。

磁票的出現與自動化、減低假冒的因素有關。磁票由售票機取得車票,然後透過它進出閘機,並由閘機去讀寫資料,閘機也可以把一些資訊如使用日子、乘車記錄寫上車票,就如那些日本任搭車票,背面的資料根本就是遊記來的。

不過,磁票,或含磁帶成份的紙車票(在美國如紐約),都需要進入閘機或「刷卡」,可能帶來食卡或磁帶損毀問題,最重要是每次須從銀包裡拿出來,對於常通勤的人已經很麻煩。咭改成觸控,甚至隔空就可以用錢包進出閘機、增值、在商店購物等附加功能。韓國的觸控咭更設有袖珍版配在鑰匙扣上。

以上這些車票,都是實體車票。為了識別,為了企業形象,為了有趣,咭上面附有各式各樣的平面設計。同一款車票可以有多於一款設計,在不同時候會更改設計藉以帶出新的消息,例如東京百合海鷗號有新列車投入服務,就在那個時期把首天通天的日子告知,把其車身繪圖印在票上。有些車票更有廣告的,藉此增加收入。無論是什麼設計,車票除了是一張通行證,也是值得收藏的旅行手信之一。這張細小的手信,包含的不是美感,還有相關連的回憶。

車票走到這裡並沒有停止,儲存在手機的Apple Pay SUICA就是一個例子。有一次滿懷好奇心去試,把咭的資料匯入到手機後,卻很後悔,因為事後才得悉(其實是我沒看清條款)原有的實體卡已經不能再用,所以上次旅行沒再帶它,改為帶另一張的PASMO。當然那時候也試過手機版的SUICA,幸好像拿出銀包一樣,用手機在閘機上「嘟」就可以。不用開螢幕,不用打開app,不用把什麼二維碼對準讀卡器。

它其實還可以隨時增值,即使不在日本,用已儲存在Apple Pay上的信用咭或扣帳咭轉帳就可以了。

虛擬車票固然解決遺失/忘記帶車票、實體生產浪費等的問題,按道理也帶來更流暢的乘車體驗。新的科技或新的運作模式通常解決一些問題,也會衍生新的問題,但這說話並沒有要針對新科技,也不是說舊的最好,沒有什麼是最完美而無任何缺點的。問題是自己如何了解科技和自己的需求,並願意思考如何取捨和善用。愈新的科技,愈需這樣的過程。

因為虛擬車票已不是一個通行證這麼簡單,它是一個系統,由一個企業、研發系統,須要電力也可能須要網絡。而這個系統須要常更新和維護,確保安全和穩定,也要靠交通機構和商戶等令這個系統變得普及,才有令人們可以使用的理由。機構想加入這系統也須要作出相應的配合,以及付出一些成本。這是為什麼還會有交通工具仍然用別人眼中「落後」的支付模式。一個龐複系統,一沒電、故障、網絡中斷、被入侵,影響的是系統內的所有交通工具,但車票、現金,每次可能麻煩一點,卻很少受外在因素影響。

當然系統可以改善,但這個要看那個企業是否有心。所以,選用一個便利系統、選用什麼系統,意味著你信任誰、跟誰去建立關係。尤其是這個系統會有更多關於你的私隱、積分等資料時。

當科技再走下去時,就更難會有現有物品被取代的情況,「落後」愈來愈是主觀的判斷。新科技雖然仍會形成趨勢、被朋輩影響的情況,但新科技更需要人性、更需要信任和即時支援,使用者和商戶更需要有這些意識。

當你見到有些交通工具和商家仍用紙、實體的話,並不一定是壞事。而打算以apps「無紙化」的話,請他們確保有足夠的人力、心力和時間,去維持系統的穩定和私隱安全,多點考慮顧客的需要,也應讓顧客可以隨時通報bug亦能得到一天內的回應。最近有間商店通知我去取生日禮券,他們說紙本禮券主要是給未裝他們app的客戶,查到我有安裝,所以間接地不鼓勵我用紙。但他們的app曾出現即使密碼沒錯也不能登入的情況,大家只能在App Store反映,對方遲遲都沒回應。又怎能說服人們去享受無紙化的好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