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is iPad?"

9年後,iPad這個產品仍是一個難以有標準定義、但又充滿想像的產品。手機和電腦用途很清晰,但平板則是可有可無,因為畢竟還有電腦,又何需它?而平板用戶對於它是什麼並沒有一致的答案,且他們心中的答案也會隨時間會改變。

Image 20190328 155456.png

以硬件的屬性來看,iPad是平板的一種。但「發明」它的並非蘋果,而是微軟。其實也不算發明,因為它是從電腦中移除鍵盤而成的一台機器。在這台跟紙張可平放在桌面的機器面世前,我曾問過,為什麼螢幕一定是打直放的,這個問題相信不只我去問,所以有平板的出現。

Steve Jobs用過微軟那部平板,但他極之不滿意,因為每次操作都需要用筆,不能用手指觸控。之後,蘋果在2010年推出第一部iPad。在有電腦和iPhone後,Steve Jobs在發佈會說是否有一種裝置在上述兩者之間,例如看書、回覆電郵也方便些?當年有人以四個iPod Touch諷刺這個新產品,說這是放大版的iPod;蘋果亦在同年推出”What is iPad”的廣告,裡面提到它的使用方式是沒有對錯:”There is no right way or wrong way”。

9年後,iPad這個產品仍是一個難以有標準定義、但又充滿想像的產品。手機,很明顯用來通話,雖然它的功能因為系統和app store而得以延伸到不同的用途;電腦,文書處理、電郵、相片編輯等用途。平板則是可有可無,因為畢竟還有電腦,又何需它?而平板用戶對於它是什麼並沒有一致的答案,且他們心中的答案也會隨時間會改變。

我的人生中,最先有的反而不是智能手機或iPhone,而是平板。因為那雖然不是新發明,但還是新產物吸引了我。它除了如Steve Jobs所說的介乎手機和電腦之間,也結合紙上寫畫和雲端元素,比在電腦另配畫版直接很多。當年比較過Android和iPad,認為後者的畫畫apps選擇較多,所以iPad 2成為我第一塊平板。

但What is iPad這個問題並沒有因添置平板而停止,既是疑問,也是反問。當時的我仍不像今天較常畫畫,且當時的電容筆(粗壯的橡膠頭)效果未如理想,直到有Apple Pencil才大大改善。iPad 2沒有最清晰的Retina Display,及後更新到更輕薄的iPad Air,發覺它好像只能用來上網浪費時間。結果在2016年,使用了五年平板後,決定不再用這個「不知怎樣定義」的怪機器,只用手機和電腦,旅行時即使一去兩個月,都是只有手機,若只是處理簡單事務、接收資訊,4吋螢幕其實都足夠了。

最後有一整年沒使用過平板,生活的確也沒有更不便或損失。不過隨著有更著重生產力和創意力的iPad Pro和Apple Pencil的出現,iPad能(更容易)做的事情已經更多。所以就買了一部回來使用至今,並看看是否能夠取代電腦。

回看這一年半,iPad Pro為我打開新的平板使用方式,這部機器不像過去只是「比較舒服看網頁和雜誌」的裝置。如果真的要問它是否完全取代電腦,我會說「不」,為我而言約八九成吧,因為網頁管理已經要在電腦那邊處理,操作介面一直都不打算改進到適合平板的地步。

這一年半的使用習慣也發現即使很難說出iPad是什麼,但也愈來愈肯定它和電腦有分別。在使用iPad甚至其他平板時,它們有時的確可以臨時擔當電腦的角色,但不可能跟電腦一樣。它可以加上鍵盤,但我認為最好不要加,因為裡面的虛擬鍵盤已經有很大的改進,雖然沒實體鍵盤有回饋。

平板並不是一台增加做事效率的機器,要提升速度還是靠電腦。但它的隨身攜帶,甚至能站立使用,在更多情境可以好好利用它,例如電腦是比較適合在咖啡店、辦公室固然工作的機器,它打字很快,但矛盾的是在固定地方,人通常難以有很好的ideas。所以手機、平板、紙本記事簿是讓人在其他環境下,更容易靈光一閃,及時把想到的記下來。但手機螢幕太小、記事簿又不能同步到電腦,那較大螢幕的又能連接網絡的平板就是比較好的選擇。

於是我把手機和平板作為創造和記事的主要空間,而電腦主要用來管理和閱讀,這也讓我重新分配時間。

固然iPad至今不像手機般每人一至兩部,但它其實愈來愈普及,普及程度並不只是大眾層面,商業應用如咖啡店已不難見到它作為收銀機,所以平價iPad還是有一定用處。其他商業、非個人用途在博物館、商場可見。它改變的不只是生活,還有風景。

究竟What is iPad?什麼是平板?沒有答案,就已經是答案。但肯定的是多年使用後,可以想出、或實踐出更多的可能性。iPad在未來應該還有發展,但這個發展並不一定來自廠商和軟件的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