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學電腦課的一個概念對日常生活反思

重新思考生活中的「實時處理」和「批次處理」。

Image 20190305 015841.jpg

猶記得中學時須上電腦課,電腦課所教授的,大多都是現在用不著,例如什麼Pascal程式,還有一些與電腦和社會議題,在今時今日截然不同。除了這兩點:第一是程式中的思維邏輯,如果想學其他程式,如CSS,即使不牢牢記住,要修改都不難,但寫應用程式還需要了解人的需要;這篇則主要講第二點:英文是real-time processing和batch processing。

實時與批次處理

Real-time processing中文大概可譯作「實時處理」。銀行的提款機當遇到客戶插卡和提款要求,系統就會即時回應,把錢交給他們手中;網上買機票,輸入信用卡後按確定,系統便可立即出票,電郵行程到乘客。至於Batch processing,「批次處理」以相隔一段時間,或等待一定的要求數量時才回應和處理。寄信是批次處理,因為每天指定時間收集郵筒、郵局的信件,然後去分類並交由郵差寄送到各收件人。

當人都變得實時⋯⋯

實時處理是現今電腦運作的主要方式,尤其滿足人的急切且即時需要,從而減少等待時間。看來便捷的處理,其實已大大影響到、干擾到日常生活。

手機這個載體當一收到訊息和電郵後就會通知使用者,在社交媒體瀏覽時亦會在第一時間通知用戶有新的like、新的留言、最新的更新;而動態時報(news feed)亦會不停轉換內容(尤其在畫面向下拉以refresh重新整理)。即時通知機制使我們也跟著手機一樣,即使不real-time processing也會盡早處理裝置內的訊息。實時處理對比我中學時已不再是享受,而是負累。我們不是使用者,而是變了提款機。

如此一來,生活已經傾向變成不停「撲滅火種」。當然,有人說可以選擇有空才回覆,但這說法很空洞:究竟怎樣才是有空呢?不小心看到幾秒前朋友和老闆說很急,我現在放假沒事幹,但也能稍後再處理嗎?若稍後處理,在通知中心就可能會有更長的清單,人生就只能應對清單內容(to-do list)而活?

直覺告訴我們,盡早將問題處理好,就愈早自由過活,所以古語有云「先苦後甜」有著這個意思。但現實是,即使處理好當下的任務,還是會有千千萬萬個,不知何時會突然走出來要應付,不知何時會打斷享受當下的時間。結果是大部分時間都在處理外來的通知、追逐一直更新的資訊、不停打開看看對方回覆了自己沒有,這次未有,又隔一會再查看。

不知不覺,大部分時間都是處理外在問題,犧牲了生活中的其他事情如休息、創作、獨處⋯⋯

改變流程,增加自主自由

現在的手機加設了「螢幕使用時間」之類的功能,當中更加入「停用時間」、「零打擾」(off-time)功能,但這些功能還是維持用戶手機/電腦為主的生活方式,意思是只容許用戶只有一段(甚至多段)短時間「停用」,只非直接設定我可以何時用。再者,若不意識到即時和批次處理的分別,是很難改變使用手機的習慣。

這也是為什麼我乾脆把所有社交媒體apps刪除,全面關閉通訊apps的通知。換句話說,我從「實時處理」的流程,改為「批次方式」處理:訂下界線,有需要時才下載和打開,或指定一天或星期用多少次也可。這方法對比自動接收是麻煩了些,換來的是自由度,以及更多的(優質)時間。

我也更能分配資源,提升生活的效率。效率並非指動作加快,而是同一時間、有一段較長的時間和精力能夠專注比應付外來訊息、資訊更重要的事情,只要減低分心和障礙,就能變相「加快」這些事的處理速度。不過,我並非完全放棄「實時處理」,也沒有改回不能上網的功能手機,只是把real-time processing發揮得更好,例如即時處理突然想到的靈感到Evernote,在街上一個人坐車若覺得狀態比較好時就用手機寫文章草稿。甚至,享受當下的生活。

調整即時處理和批次處理的方式,讓生活不再無止境的「滅火」,思維、視野也不受網絡世界框框所約束,省下來的資源、時間、精神,都可以更貼近自己和現實世界,拓展更多可能性和進步。


延伸閱讀

  • 刪除社交媒體apps:由一個循環到另一個循環

    • 在平板和電腦端登出。有需要時才登入,用完就登出。登入登出是個「儀式」,就像與朋友見面時打招呼,聚會完畢就說再見,然後告訴自己這時候要好好獨處,手上還有其他的事情等著我做。我不能一邊社交一邊做自己事。

  • 擺脫便利主導,讓手機配合自己生活

    • 編按:一年多前,我曾撰寫過The Art of Thinking about Smartphone Clearly,全篇以英語提供善用手機的三個思考方向:主要針對資訊內容消費以及便利的反思,也有提到要思考手機為自己來說的意義,不過只略略提到以自己方式過活,不要人云亦云。過了一年,我會深入探討這方面,避免由手機牽引著自己過活,而是自己確立希望過的生活方式來決定如何使用手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