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2.png

ALVIN CHENG

An analog stationery lover and digital technology lover who engages in urban sketching, reading, note taking and street photography in everyday life.

平常愛留意身邊事物,到處走、捕捉街上美好的剎那、把身邊物品和景物畫下來。在按照標準菜單過人生後,開始覺得需要轉變一下,紙本和電子的記錄工具是我的好伙伴,幫助我觀照自己的人生。

More / 更多

龐大而脆弱的超級珍寶客機 A380

龐大而脆弱的超級珍寶客機 A380

A380將要停產,它不如另一款珍寶客機波音747流行。究竟它生不逢時,還是747比較幸運?為何我說A380「龐大而脆弱」?它技術很不濟嗎?

British Airways, 2015

British Airways, 2015

得悉空中超級珍寶A380要停產,回顧過去的旅行記錄,人生中曾有一趟是這款雙層飛機。雖然停產並不是全數退役,還至少有十多年的機會再遇上同類的客機,但我覺得有第二次體驗會比較難。

七年前去東京,但去程的選項中,除了直航,還有經首爾轉機,其中香港去首爾並非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而是同是天合聯盟(SkyTeam)的大韓航空(Korean Air),更註明會用A380飛行,所以想試試看。

但這趟超級珍寶飛行體驗並沒有為我帶來什麼深刻印象,畢竟空間格局跟一般寬體客機差不多(或許要在頭等才能感受到),除了一些細節如窗戶會比較大。

除了A380,史上還有另一款珍寶客機:波音747。兩者的命運不同,747比較深入民心,不少航空公司購入它(共生產超過1,500架),比A380更普及(只有200左右)。猶記時小時候在電視、雜誌、交通工具上看到的航空公司廣告,不少會以747做主角,作為公司形象的一部分。

究竟A380是生不逢時,還是747比較幸運?

今時今日,可飛遠程的寬體客機比747年代更多,如777、787、A330、A350,他們載客量雖然不比雙層的A380多,但對航空公司來說比較很高,最重要是那些機型只有兩個引擎(超級珍寶有4個),燃油成本較低,而且大部分大城市、二線城市的機場都適用。但超級珍寶A380只能飛需求很龐大的大城市航點,還要看機場有沒有適合這客機的配套如登機橋,一旦油價上漲,或遇到更多競爭(尤其是能提供更低廉價格、俗稱「廉航」的低成本航空),那它不能再飛那少數本來需求龐大的航線時,又可以再飛哪裡呢?

脆弱的意思不是技術上讓它飛不久,而是生存空間太少。

小一點的航機,不只能降低成本到一個比較能接受和承受的程度,也可以尋覓更多的新航點,開拓更多市場,帶來更多的嘗試,例如香港直航華盛頓、哥本哈根。即使最後客量不如人意、有虧蝕,還是可以飛現有航線或再試其他航點。

Scoot, 2017

Scoot, 2017

有些航空公司已有停飛A380的打算,例如馬來西亞航空。如果這是趨勢,那麼我應該跟A380無緣。

而且有低成本航空這個選擇,他們更加沒有超級珍寶。我坐「廉航」的原因,其實都不是因為便宜,而是他們的機票結構讓我的行程有更大的彈性。


超級珍寶對我的啟示是,龐大並不一定有優勢的。用大象做比喻,或許有些人認為大象一腳可以踩死小動物,很強。可是當牠們倒下來,就因為太重而爬不起來,而且牠們不像小動物輕巧彈性,要逃走、找新的生存空間比較容易。

當然,也不一定愈小就愈好,也許有一天,技術上能研發像A380般大,但燃油成本低很多、又不用機場配合的珍寶客機。不過不能改變的前提是,大、長的物體通常彈性程度較低,除非能變形或像LEGO可以隨時拆出來和合體,掛接巴士、鐵路就是例子。話雖如此,但我總相信,A380的技術和成本控制,應該已比747進步了不少!

彈性的意義是變通、調整,以適應各種環境,更配合自己。所以在做人的層面上說,就得看自己如何想,如何覺得自己只能靠某一個人或某個環境的,那麼生活會很痛苦。如果嘗試克服、學習,就會看到眼前會有更多出路。

讓自己彈性一點,就沒那麼容易受到外在的衝擊。
搭廉航除了省錢,還能帶來什麼?

搭廉航除了省錢,還能帶來什麼?

中學電腦課的一個概念對日常生活反思

中學電腦課的一個概念對日常生活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