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完美,學習不完美

在《少,但是更好》(Essentialism: The disciplined pursuit of Less)提到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可見「完美」不等於最好,只有先去做,才會比完美更好。只有放過自己,不要想太多脫離現實的憂慮,就算有想,是時候去從實踐中檢視想法是否屬實。

Image 20190411 232929.png

最近,都在進行「不完美」的練習。

例如畫畫可以隨意一點、寫文章再稍為重看一次就發佈、計劃擬到一定的地步就可以開始行動等。


完美的根源:只是為了不要有任何的缺失或差池而已

想每件事都力求完美,因為認為這是做到最好的態度,但是有沒有想過:究竟什麼驅使我們去完美無瑕?既然「完美」二字跟著「無瑕」二字,那麼就說明了:由瑕疵引導。由錯別字、問題、預期的風險、成效等。所以完美的「美」在於確保事情一切順利,沒有人會埋怨甚至批評,也沒有意外發生,導致金錢等方面損失。說穿了,看到瑕疵是不美,看不到就美(「看不到」不等於真的沒有)。

我過去的人生都是比較完美的,考試成績大致不錯,大學後每科的等級都是B或以上,然後First Hon畢業。但這個完美的背後,其實都經過一些所謂的計算:希望避過不利我的評核方式、避過大學生口中的killer(評核嚴格的講師或教授),但我從來沒想過我希望學到什麼,所以我安全順利畢業,卻總覺得在大學生涯中沒有好好把握進步的機會。

我的焦點已經是小心翼翼,避免犯上任何錯誤,避免惹怒任何人。所謂的謹慎心態來自情緒:由我的擔憂驅使我「想像」預期潛在的不利事情,直至找到一個看起來確保順利的方案,才會作出行動。所以浪費很多時間在猶豫甚至拖延。

能夠實踐來靠近事實的機會愈來愈少,對世事的認知不知不覺愈來愈脫離現實。

我也發覺,當我這一刻把某些瑕疵解決了;眼前或腦海又浮現了其他瑕疵。就如編輯一本書,每次校對總是有錯字一樣;每次測試系統,永遠都有bugs。結果永遠都沒法開始實踐。我感覺到自己不是想把事情做到,而是不停的「捉蟲」。


完美妨礙進步;不完美不等於不進步

完美的出發點在於避免壞的、差的元素滲透進去,希望自己的人生portfolio會保持不錯的記錄,不會蒙上任何的污點。所以如此的完美態度,錯過了很多實踐中觀察的機會,只有在實踐過程中發現問題、經歷失敗,才知道如何改善過來,因為事前的想像往往與事實不符,只是人常以為自己一早對世事有準確貼切的認知,也以為自己知道甚至掌握一切。

然而這個世界很複雜的,有很多內部的運作,我們往往未看到,未看到的我們又以為不存在。

基於在未認知深入和準確的情況下,人已經為大部分的事情賦予定義和結論,然後再預測每件事情將會如何,再按照想像去避免負面。

無論是風險管理,無論是追求更好,邊做邊學是唯一辦法,也是靠近事實、釐清自己所想的是否正確的方法。不可能v1.0就沒有bugs,沒發現bugs不等於沒有bugs,所以只有在推行時不斷觀察,在看到有問題時再不斷的改善。

不完美的意思並非要刻意做得不好,而是要接納往後不能預期的問題和風險,它們出現了其實並沒有大不了。「完美」很多時源於主觀、偏執的情緒狀態,不一定是真實的,也常常受外在左右了自己,忽略了過度反應的自己:開始檢視為什麼一確認失敗就會驚惶失措甚至認為是末日,然後開始減少這種情緒所帶來的影響,再進一步學懂藉由失敗中學習,並開始知道自己的需求和目標,他們的焦點是一直前進。


不完美作為日常生活的練習

完美的人需要停下來,回看自己力求完美的行為,並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甚至思考我所認為的不好,在其他人眼中究竟是否一樣看法?

我開始這樣問自己,從近來買電腦已開始思考:

  • 雙向思考:完美無瑕是否最好?不完美就是最壞?

    • 順利無誤就等於存活下來?失敗等於末日?

  • 預防vs應對:若往後真的出現預期所想到的風險,是否可以有應對措施?

  • 靠近事實的方法:我的擔憂、所認為的不夠好是否有根據?還是只有實行了才知?

  • 檢視:我追求完美的程度會否變成因噎廢食的地步?

  • 課題分離:就算失敗了,是不是真的完全是我問題?還是只是正常的現象?

在《少,但是更好》(Essentialism: The disciplined pursuit of Less)提到 ‘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可見「完美」不等於最好,只有先去做,才會比完美更好。只有放過自己,不要想太多脫離現實的憂慮,就算有想,是時候去從實踐中檢視想法是否屬實。

不完美是接納自己的表現、放過自己,讓自己自由前進,為生活帶來更多可能性,不再被所預想的卡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