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的演化

一件物品要有價值,必須由基本功能再提升性能,並延伸到其他意義,這讓一件看起來已經發展到盡頭的物品,還有無止境繼續演化的可能。

Image 20190414 003033.png

筆是一個面世了很久的日常文具,電腦普及了很久也沒有令它被淘汰,平板的出現更讓筆有新的姿態。筆,未來長遠而言應仍很重要。

首先是書寫在紙上的筆,文具店仍有賣,文具製造商仍推陳出新,設計和製造過程一樣嚴謹,幾蚊的水筆、啫喱筆其實已經有防水、快乾等書寫的表現。

IMG_0737.JPG

去年跟朋友在網上眾籌買了一枝HMM滑動筆,它由三角形筆和間尺連蓋所組成,只要把筆向前推即可開蓋書寫,把兩者分開則可使用間尺量度物件長度,或作為畫直線之用,用完可透過磁吸再次「合體」。它是more than a pen,鋁合金、三角形狀帶來不錯的使用手感。他們的設計師也發現,筆也能帶來療癒,所以也納入設計這枝筆的考慮因素之一。

一件物品要有價值,必須由基本功能再提升性能,並延伸到其他意義,這讓一件看起來已經發展到盡頭的物品,還有無止境繼續演化的可能。HMM應該是市面上的其中一枝筆,往後我們也會看到更多更不錯、更讓我們WOW的筆。而使用者雖然沒設計機會,但還可以創造價值,因為他可以在一枝筆發掘更多的使用方式。

除了意義上的演化,也可以開拓新的書寫範圍。在有觸控功能的平板面世後,市面上推出林林總總的觸控筆,這些筆由第一代iPad開始、連Apple Pencil都未面世已經很流行,其實沒有特別的科技:只是把橡膠加上筆的形狀即可,已經比手指畫和寫更好,當然跟用普通筆還有一大段距離。

54AAA2E7-2CCA-4649-A223-26F246070D01.png

其中一枝曾擁有過的觸控筆,是Fiftythree Pencil,是現在Paper app創辦者Fiftythree設計的專門在iPad上畫的筆,特色是加入藍芽功能,可以判斷筆壓,也像鉛筆一樣附有「擦膠」;四方筆身像現在第二代Apple Pencil可以吸附在平板上。

餘下的筆尖問題,最後iPad由Apple Pencil解決,Microsoft產品則有自家的Surface Pen。

A1AECBCD-BD5A-4E35-A7A9-F7576E05C7F5.png

這些筆的確解決了筆尖太粗的問題,更帶來更接近紙上書寫的體驗。在平板上並配上不同的應用程式,它可以是鉛筆,隨時變成水筆、水彩等,粗幼效果也可以在平板內調校,帶來更多可能性,也有輕便性,一枝筆而不須帶多枝筆。

在電子化的世界仍需要用到筆,因為有畫畫的需要。文字可以不用寫而用鍵盤輸入,但畫畫主要還是用筆比較直覺(雖然可以用其他方法如Excel)。所以在平板的螢幕上,最理想的方式是愈趨近紙上的體驗愈好,當然還是會有差別,例如玻璃面不如紙的柔軟,也非常滑;同時間不能用兩枝筆在上面書寫。

且一枝筆的使用範圍受平板系統所限,即不能跨平台使用,即使是同一平台,也會有裝置上的限制,如Apple Pencil第一代不能在2018年所推出的iPad Pro 11吋和12.9吋使用。

像手機一樣,電子文具有時限。正如2019年基本上很難再使用2007年推出的iPhone,十年後也不可能用第一代的Apple Pencil。不過在紙上書寫的筆,100年後其實可以用,例如HMM滑動筆本身已兼容市面上的一些筆芯,只要未來仍有筆,即使筆停產,還是有機會配上合適的筆芯。不只電子文具,現在很多電子產品、配件和系統都會有互相綑綁的情況,很視乎那公司是否願意繼續長期投產和支援,但也可以一聲令下要某配件結束「生命」。電子文具還好可以創作,筆最後不能用,但只要能把握時間發揮,留下來的除了作品還有培養出來的創意思維。其他電子化產品如需要手機apps控制的電器、電動車等,我就不太樂觀。

所以對於電子化的產品,我最在意的是,它本身是否在日常生活能夠帶來創作和啟發的機會。一部電腦、一枝平板筆因為結構複雜、設計大膽,會有無法預期的故障情況。很多人如果從網上得悉它出現「災情」,就會卻步,或花錢延長保養。我考慮的創造可能性:包括創造價值、創造更精美設計、創造更好的時間管理方式⋯⋯這些透過雲端筆記、應用程式、平板筆所帶來的視覺和文字思考與啟發空間甚至商業機會,對自己所帶來的得著,遠比一部電子產品壽命來得更長,甚至終身受用。

所以在買東西時,除了看潛在的風險,有時也要看潛在的人生機會。使用時,我會盡情享受使用,不想因為可能會壞而去遷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