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使用了一年的Moleskine:只要肯下筆,就能帶來不同方面的價值

所以不是排版美觀、有紮實的內容和嚴謹結構甚至能夠出版的才是有價值。過程本身就是創造價值,能夠把寫下來的、畫下來的,進一步整理、成形的,就是價值累積和延伸。能夠出版的,就是傳遞價值。有「量」就有價值。

IMG_3829.JPG

去年的三月左右開始用Moleskine,主要在自己的城市香港時記事和畫畫(在海外則繼續使用Traveler's Notebook)。經過了一年多的洗禮,已經用了143頁(共有240頁),相信要在2020年初用畢整本其實不難。

在2012年開始接觸都市速寫(urban sketching,見讓畫畫成為生活中的力量),有想多點畫畫的念頭,所以曾在翌年買了一本Moleskine,但是約30頁就沒再繼續。在覺得很浪費的情況下,改用只有64頁且輕便的Traveler’s Notebook,透過「由建立小成就」令自己持續和頻繁的畫下去。當達到這樣的階段,加上去年遇上一位用Moleskine的台灣建築師,再加上看到頁數多的好處,所以就覺得自己可以再次嘗試用200多頁的手帳看看。

除了跨頁畫都市速寫的好處,也著自己不一定要局限這方面的用途,甚至覺得可以寫什麼、畫什麼就去做。不一定要指定用途或主題。直到現在也有個人視覺思考、物品設計思考、圖文紀錄事件等不同類型的內容。

IMG_3830.JPG
IMG_3831.JPG
IMG_3828.JPG

當我現在回顧這本寫了一百多頁的筆記簿時,會看到畫風、版面都會隨時間而改變,也會感到自己下筆畫畫已沒過去比較謹慎和猶豫。這裡不是指大意,而是可以比較無負擔的寫。說實在的只是白紙,畫錯了、寫得不好了並無太大後果。

每一頁的內容除可當作為成品,別人眼中可考慮出版外;每一頁都可以是草稿。無論是成品還是草稿,還是美還是醜。一切的內容都是有價值的。

再回顧更久遠的畫簿,那些畫作在我眼中的確沒今天的美觀,但它們都是有價值的。因為今天的畫作是來自昨天的畫作;沒有昨天的畫作,就沒有今天的畫作。

在文具店或書店通常都看到手帳範本,精美畫作和密密麻麻的文字往往帶動購物意慾,但排版美觀有時也可以是負累,因為當踏出第一步時,往往會三分鐘熱度,會覺得對比那些範本還有很大段距離,不知道如何或何時能夠走到哪個像範本的地步,而很快放棄,也因為沒有意識到別人一樣是熟能生巧走過來的,過去一樣有大量的練習和草稿。

若走到商業區可以留意穿西裝的上班族,他們手上拿著的除了手機,還有Moleskine或同類記事本。他們的記事本裡面有什麼呢?會是精美的畫,還是行事曆,還是思考公事時的一些草稿?在我看來,就是這些草稿、大部分人眼中不算精美的筆記,才能衍生出優質的產品和服務,所以視覺上很醜的筆記內容,它們本來就打開價值的大門!

價值是當下,價值是內在,價值是自由。
  • 價值是當下:有沒有把握現在而記錄眼前的事物,去了解它們構造甚至精神?有沒有把握現在而去專心思考當下須處理的事情,讓自己創意、更有建設性的思緒得以流通?有沒有享受記錄的過程,而不是先擔心最後的版面將會美不美。

  • 價值是內在:這次畫出來的效果很醜,它還是有價值,因是次的學習機會反而讓你更清楚要改進的地方在哪裡。如果怕畫不好而不畫,除了永遠都不懂畫,也不會對這方面的技能更加了解。內在價值並不是肉眼所能看見,但可以透過過程去感受。同樣在紙上書寫思考,對你的價值可能是啟發,梳理出下一步可以怎樣做的頭緒。

  • 價值是自由:自由讓你放下不必要的擔憂和阻礙,讓不同好事發生。所謂Good thing takes time,不介意排版不好、寫錯字、畫不好而動手,慢慢你會在日常生活中有所收成。

所以不是排版美觀、有紮實的內容和嚴謹結構甚至能夠出版的才是有價值。過程本身就是創造價值,能夠把寫下來的、畫下來的,進一步整理、成形的,就是價值累積和延伸。能夠出版的,就是傳遞價值。有「量」就有價值。

不做,才沒價值。

這讓我想起在數個月前閱讀佐藤ねじ所著的《10倍筆記力》:「增加站上打擊區的次數,不斷地實驗與失敗,就能慢慢掌握住安打與全疊打的技巧。」

Moleskine提供了240頁的機會,讓人們從撰寫一本書的機會去不斷的學習:不論是學習手寫一本書、學習畫畫、幫助自己「腦震盪」(brainstorm)、在紙上設計產品、把思緒轉化為更有意義的生活和更實際的行動。其實任何的手帳,都是讓每個人可以在白紙上任意的「實驗與失敗」,這些「實驗」與「失敗」,讓人曉得下一步可以怎樣做:不論是排除還是延伸。

所以,無論如何先記下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