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的保養是常使用、多郁動:不論是人還是物

一部昂貴的手機看似需要小心的使用,或不要太「粗用」,就能延長壽命。我們比較留意物件在使用時情況變差的一面,通常都不會聚焦在使用物件時為我們所帶來的價值,或把物件放在一旁完全不用時,它變舊的速度其實可以比常用的快。

IMG_5634.jpg

我自己現在使用的是藍色的Traveler’s Notebook皮套,過去則用啡色的。去年改用新的,但決定保留舊的。最近,這個昔日常用的皮套出現了發霉的問題,抹過一次後,不久又出現,再抹又如是;重覆又重覆的解決不了。

於是在我加入的群組查詢,也諮詢過家人的意見。其中後者提到:

要常用,才避免發霉的情況。

令我想到一直沒用的物件,長遠會積塵。也想到行山時經過的廢墟,不只是沒用過的物品會很快變殘舊,整棟住宅會日久失修,而附近的植物也會在此叢生。

有簡約主義者提出要減少身邊的物品,因為很多物品沒時間使用,只能長期佔據家居空間,阻擋原本充足的光源,而且還容易積聚塵埃和細菌,對人也是不健康的。

若對於長期沒使用的物品,就只有設法保護。博物館的館藏是尤其珍貴的,為了把過去的狀況定格,需要先設立一個溫度與濕度相宜的地方,也要確保沒有人破壞。這需要很高的成本,我認為比起日常使用,更需時間和金錢。當然在博物館的例子裡,保存是最大目的,所以就需要投放資源,讓後人看到過去的歷史。

但對於個人,保存令物件永遠的一模一樣新,並不是唯一目的。也的確,常用物品也是讓它歷久常新的辦法。至少,它真的不輕易發霉。

一部昂貴的手機看似需要小心的使用,或不要太「粗用」,就能延長壽命。我們比較留意物件在使用時情況變差的一面,通常都不會聚焦在使用物件時為我們所帶來的價值,或把物件放在一旁完全不用時,它變舊的速度其實可以比常用的快。

我試過有電腦和手機長期不用,電池壽命就大幅減少。平時常使用的話,它當然會衰退,但是沒那麼快。

所以一邊用就已經同時帶來一定程度的保養,而保養不會用的東西,不論是時間還是金錢上的成本都會很高。

這一點,跟人的想法其實有著很大的差異。

人的身心原理其實都一樣,要常走動,常運動甚至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多嘗試,身理上改善身陳代謝、血液循環令自己更有效排毒,即使生病,病情不會很嚴重;心理上因為有過失敗的經驗和改進,遇上更大的困難和危險也能提供應對能力,這樣才能健康甚至長壽。不過人的想法往往是:當我要行動時,我會擔心會遇上風險和意外,會後悔,若留在舒適圈裡,那麼就不會出現狀況了。

假設因為外面世界(如森林)危險,所以完全不外出。的確能大大減低在外面被其他動物攻擊致死的情況,但是長遠而言會餓死,或其他動物、人主動攻擊自己的家。

這是「快思慢想」(可參考Daniel Kahneman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的思維。對於即時、短期、很多人會討論的風險,例如被攻擊、交通意外、手機跌在地上螢幕爆破,就很容易得到重視,太長遠的可能性通常都會被恐慌、擔憂的情緒淹蓋。寧願安穩的坐著,沒有損失所帶來的刺激,不過久坐不動,錯過日常生活經驗的累積,一樣會慢慢步向死亡。

有這方面意識的人,開始意識到在人生中需要更多得著,在獲得和避免損失兩者之間徘徊,心情也十分矛盾:一方面覺得自己在拖延,另一方面也不能無視內心的不安。

有些人會返回不能面對任何困難的舒適圈,也有些人開始知道怎樣做,開始對周邊事物有更多的觀察。從制肘中開始發現,所預想的風險不一定出現,甚至錯誤,開始兩手準備、先試水溫等方法,一邊安撫自己的情緒,也一邊避免不會由情緒使自身停滯不前。

由避險,到自我推進提升經驗和應對能力來保護自己,也是成長的一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