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地向別人說自己地方的故事,本來就是責任!

我希望這次報導以後,是有更多人可以負起讓世界看見的責任,甚至使命。香港人在外地講香港的故事,不會是首次,但願有人看了文章和報導,會有更多人因而積極實行。但願,這不會是新聞,而是力量。

 
XYPK7113.jpg
 

前天在連登看到有在美國留學的香港人於所在的學校網站中發文,講解她的身份認同,以及香港的情況,希望更多人可以了解自己所居住的城市。由於她不只想該學校的學生看到,也希望更多人可以看到,所以分享在其中一個香港人的討論區,希望香港人可以轉載,讓更多人知道。翌日,有傳媒報導。

其實,在外地向別人介紹自己的地方,本來就應該。而且會這樣做的,也不只她一個香港人,更不是首次!但會見報,某程度上也說明,似乎真的很少香港人會向外國人詳細說明關於香港的一切。

記得幾年前去韓國旅行,幾乎每次跟當地人說自己從香港來的時候,他們第一個反應往往不是成龍,就是李小龍。

香港人愈是想藉由迎合甚至討好市場,愈是不為人所認識。當年有成龍和李小龍的時候,沒有太介意他們的出現是否有龐大市場支撐,只要拍好電影便行,就已經被國際所聚焦。至少2016年,國際對香港的認識,似乎還停留在1970、1980年代。

其實,也有不少人對香港抱有興趣,提出不少問題:例如香港與中國的問題,包括香港上Facebook是否需要VPN;也有關注過去的雨傘運動;更有問及香港有什麼自然風景。甚至知道有外國人起初不知香港人原來英語都通。在網上,我都見過日本人留意到香港交通即使有完善鐵路網,但巴士可以比鐵路快的現象。香港其實有很多故事可以講,單是護照就已經是一個話題了!

對於其他人對自己地方有興趣,是不是更應該要把握機會分享?有一次,我見到有個香港人居然以I don’t know.(當然不是真的不知)回應身邊旅人對香港人對身份認同的看法。我希望這只是例外。

當一個人在外地,不論是短期旅遊、留學甚至工作,已經同時帶著自己的身份認同出發。每一個出國的人,本來有責任向外地人介紹自己的地方和文化,當然不一定每次都必須做,但要有這個意識,尤其在他們向自己提出疑問,你不可能迴避!

讓世界看見自己,並不是自大,而是讓別人認識更多有趣、有價值的事情,也讓他們視野更廣闊,更讓人更知道如何尊重和對待自己。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會有禮貌的問:你有什麼是不能吃的,目的就是想好好待人。說出關於自己的故事、有關自己的想法與界線,其實是給別人一個寶貴的機會,不只是為自己。

我希望這次報導以後,是有更多人可以負起讓世界看見的責任,甚至使命。香港人在外地講香港的故事,不會是首次,但願有人看了文章和報導,會有更多人因而積極實行。但願,這不會是新聞,而是力量。

若還是很少人做,希望我們仍堅守自己信念,不要放棄。


以廣東話作出的特別呼籲(華語在下面)

最近,政府諗住修改《逃犯條例》,雖然佢哋聲稱會確保唔會有政治移交,但係有啲嘢基本上以大陸方為依據,冇犯罪甚至冇踏足過大陸,佢哋都可以講成你有,講到好合理同有「證據」,咁樣法庭仲會有意識查證講法係合乎事實嗎?

追溯期亦係令人擔心嘅事,喺香港會變得提心吊膽,坐監已經係唔遙遠嘅事。你以為你冇講政治,但政治條線唔係你定,係根據政府,佢哋話你有就有!

所以聽日(4月28日)嘅《逃犯條例》遊行,我好希望你哋參與,將我哋嘅意願唔只講俾政府,仲要係透過國際傳媒,得到佢哋關注。只有發聲,先至有改變嘅可能。喺外國不論係外遊、留意定工作,都希望你哋能夠俾更多人知道香港所身陷嘅危機!

其實我好少喺網上咁呼籲,但如果呢次條例通過,香港真係會玩完!正確嚟講,放棄係為玩完鋪路,自我應驗預言嘅態度。

華語版本

最近,政府打算修改《逃犯條例》,雖然他們聲稱會確保不會有政治移交,但是有些事情均以大陸方為依據,沒有犯罪甚至沒有踏足過中國,都可以說你有,而如果說法看似合理,也有「證據」,法庭會質疑嗎?

追溯期也是讓人擔心的事情,身在香港將會提心吊膽。你以為自己沒有涉及政治,但政治的界線不是用你那把尺,而是根據政府,他們說是就說是。

所以明天(4月28日)的《逃犯條例》遊行,我很希望你們參與,把我們的意願不只讓政府知道,還讓國際關注。只有發聲,才有改變的可能。在外國不論是外遊、留學還是工作,都希望你們能把這個危機讓更多人知道。

我很少在網上這樣呼籲,但這次如果一通過,香港就完全完蛋了!不,是放棄發聲,已經為完蛋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