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留意是否不自覺地步向死亡的狀態

Image 20190520 231752.jpg

理論上,人具有求生的本能,若沒有的話,就會有自殺的傾向。

但還有一種,你問那些人他們說沒有,但行動上形同步向死亡。

做人的確不容易,因為有很多事情都不是做第一次就成功甚至完美。例如學走路和學習母語,都要很多年,才能有組織的、有邏輯的表達心中所想。初生嬰兒、小孩從來不會覺得因為走路太難、學語言太難而不做,他們從來沒有知難而退的意識,總之還是在父母和師長引導下,慢慢學會。

所以怕難或怕「無用」而不做,並不是人類的本能,而是可以學習和強化的。這是為什麼有「習得無助」一詞:學校和社會的懲罰機制、個人經驗往往是無助感的累積來源,三番四次都不能帶來好的效果,就很容易有一種錯覺,認為愈來愈多事情做了都沒可能。最後索性不研究可以嘗試其他什麼辦法,而是選擇在沒有損失、沒有任何挫敗感的「舒適圈」中生活。

這些年所強調的文青、小確幸、簡約生活,或多或少都是生活太艱難而渴求,並非個人的理想生活。去咖啡店嘆個咖啡、拍照、打個卡,或是趁寥寥數天的短假期快閃去日本一趟,為的是遠離平日壓力不堪的工作和家庭,逃避要面對的問題。

如果小確幸是人生目標,恐怕不是在不改動現有的生活框架下,而是為了這種生活而願意承擔和付出一些成本甚至代價。繼而去思考應該如何令這樣的生活持續?除了一般的全日工作,是否可以透過其他賺錢方式實踐?是否能接受不穩定的收入?是否不會去麻煩其他人?生活本來不容易,不能完全排除不容易,但可以欣然擁抱一切的難題。

因為生活無力感,把各種麻煩和難題擱在一旁不理,各種擔憂、恐懼就會愈來愈頻繁的敲門,不得不克服的問題愈滾愈大,直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就沒法挽回。

當然問題的愈來愈迫切性只會令一個人更恐慌,更加防禦和逃避,更加否認問題,更加從小確幸生活得到短暫的慰籍。愈是往舒適無痛的走,愈是錯過更多學習的機會,愈難感受行動累積生活經驗所帶來的負面情緒舒緩。往舒適無痛的走其實是向內縮,縮到無可再縮的時候能再逃到哪裡?那不是步向死亡就是什麼?

Steve Jobs提過,每天要假定人生中最後一天,旨在提醒自己,人生無論做什麼,最後都會死,何不更痛快過精彩人生?尤其是父母強烈反對的夢想,身邊的人都覺得沒可能且有風險的事情。少點計較成效和成敗,人生就會更順景。

他的出發點在於要問自己對人生有什麼強烈的渴求,然後專注的向前進。生活上、媒體上總是提醒著自己大大小小的陷阱和風險。恐慌的原因是基於自己不知道想要的是什麼,所以容易千方百計拒絕逆境。強烈渴求意思是「這是我最需要做到的、邁進的,任何失敗、風險都不應否定我的目標」,所以可以採取安全措施、改變一貫做法,但不是放棄。

本來生活(家庭、教育、工作)已經太多習得無助的「學習」空間,當我們一方面去指出甚至控訴這樣的社會問題時,有沒有同時也需要為了自己去扭轉人生?因為現實就是很多人都能罵(尤其在網上可以「取暖」的時候),但一直怎麼等都等不到別人替自己改變時,就只有由自己開始這一途徑。但好消息是還有你可以來,是會有失敗,但一直未死,都還有機會。

其實,你確定了自己是選擇求生了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