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清楚在什麼情況下閱讀

Dokk1, the public library in Aarhus, Demark, 2017.

Dokk1, the public library in Aarhus, Demark, 2017.

自從有了手機,閱讀這件事基本成為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許,學校不用再煩惱學生不常抽空閱讀。

不過,老師們也許會認為一直不讀書,就不是閱讀。

這個論點可能反映他們不變通,但又可能有些道理。

當閱讀成為隨時隨地都能做的事情,但又只能拿起手機才能成立。閱讀所帶來的效果,未必如師長們所認為的知識遞增、語言能力提升。

用什麼app來閱讀,影響所接受的資訊內容,以及吸收資訊所帶來的效果。我們沒想過有一天Facebook會廣泛應用演算法(algorithm)為我們決定提供什麼(我們本身有興趣的)資訊、什麼朋友動態,在社交媒體內看到有專頁或朋友分享連結,也可以參考帖子下用戶留言的意見。閱讀已經是社交過程,就像公司開會,老闆突然派一堆文章要求員工即時閱讀並作討論,跟一個人獨處時閱讀,能夠獨立思考的空間不多。在社交媒體看文章,比較傾向同時閱讀別人的留言,透過看看大部分人的做法,跟隨了就比較安全而不用冒險。

這是「團體迷思」(groupthink)的現象,其實也可能存在有部分的留言並非個人觀點,只是為了與其他留言一致,然後看留言的人也會參考並跟隨當中做法。甚至也會有人意圖「帶風向」。當社交媒體有著多元化的資訊,以為可以大開眼界,但演算法和留言卻又把個人視野還原,甚至因為受到網上社群風氣影響而更不願意接納不同角度。閱讀於是比不閱讀更糟。

閱讀為的是增加知識、認為更多不同角度的邏輯和思維,令自己能夠有更好的風險管理,也能發現更多更好的機會。要閱讀,就需要在不同媒介閱讀,不能依賴某些平台。

不論在瀏覽器加上書籤;在Evernote開筆記並附上連結,讓主題閱讀成為任務或專案(詳見《 用Evernote接收資訊:讓資訊幫自己,並減低假新聞等壞影響 》);在Feedly內訂閱不同的網站,並為不同資訊分類;不只電子書,而是乾脆買紙本書閱讀;除了讀多字的書,也要看以圖為主的書,圖片、藝術作品視覺效果都可能釋放很多訊號。

Feedly,訂閱網站更新的應用。

Feedly,訂閱網站更新的應用。

在最近的Facebook發佈會中,提到平台將會以群組和活動為重心,需要時間來看這方面安排會帶來什麼影響,但是也說明,社交平台的閱讀將會拉大獨處閱讀的差距。我認為這是一個好好的機會,重新審視閱讀,特別是搞清楚自己在什麼情況下閱讀,了解自己的想法、視野是如何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