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取撤回逃犯條例修訂的無限大心理考驗

IMG_6747.JPG

因為最近外遊,趁外遊時停一停不寫網誌。返港後不久就有遊行,然後是不同形式的抗爭活動,發生了很多很多很多事情,也有很多日常事務都沒有心情去做。結果再拖一個禮拜,才在這裡寫文章。

其實想香港繁榮穩定,本來就是什麼都不用做,因為香港人本來就安份守己,努力工作、假日打卡。絕對肯定和平最少5000年。有些人,總是疑神疑鬼,認為他們會有一日搞事,所以就修訂《逃犯條例》打開後門,在他們真的對社會有威脅前,就以不同的「理由」,把他們送上集中營。

正如電台有聽眾提到,有些人是大學生,正值暑假,明明可以打工,明明可以開心享樂。就是因為連享樂都有被送中的風險,連一本手帳、畢業公仔都有機會被充公,可以去旅行的銀行帳戶都被凍結時,你覺得可以有多放心享樂?

更何況當我吃日本菜,看來跟政治無關時,北面卻指我這行為是叛國,可以找非政治罪行,然後把我送中。

其實香港人訴求就是這麼簡單。我不犯你,你為什麼要犯我?正如蛇一樣,牠本來不會無故咬人,是人攻擊牠,牠才有這樣的防衛。

當你回想英國統治時的香港人就明。

E9D95012-3B1C-4952-B431-2AE0B3B06204.JPG

其實我都想好好的休息,把握時間看手上的書,專心發展自己的事業,然後養活自己,不連累他人,這就是自由,跟政府和警察心想的「你會放縱,你會打X我」的完全相反。沒有自由,我不會自律,更不會更多技能轉化為養活自己的出路。

如今政府想連這基本出路都斷,那當然就是走錢的走,不能走的就切法爭取撤回惡法。因為做順民讓它通過其實都是死,表達意見都是死,那不如趁現在選擇如何死,總好過別人替自己選擇。

這就是為什麼超過一百萬人訂下界線的理由,要告訴政府和警察究竟香港要的是什麼。這多年來,政府沒有怎樣理會民眾的想法,還愈來愈惡,網上不少人亦散播做什麼都無用的言論,令很多人曾躲到舒適圈中,去個深圳喝杯咖啡就算。但,這跟步向慢死其實無異。

當香港人明白即使做了未必有用,不做一定無用後,就決定用盡全力。對於政權的阻止,他們沒氣餒但找不同的方法嘗試。從過去兩次遊行,到6月9日地鐵更大規模封站然後坐渡輪來,到接下來不同形式的抗爭。即使政府還是強硬堅持執法,亦開始令更多外國人和政府密切留意,由轉載相片到親自來港現場報導。

但香港人眼前的挑戰並不止於此。6月12日下午,警察的開槍、施放催淚彈等暴力驅趕行為,跟1989年的六四無異,實屬戰犯行為!政府還定性為暴動,顯然是火上加油,槍彈對的不只是現場人群,還有對安份守己的香港人連番侮辱,有些本來有情緒病的,都因為政府和警方的舉動而再度病發。香港人所面對的處境,很明顯不是看了一本心理學家寫的書,按照他們的意見就可以解決。我相信連心理學家都很難想像,這一場戰役,香港人應該如何面對。而香港人,正在用行動撰寫一本心理學的新書。

DF433F73-E5E8-4714-9160-7A8162D960E8.JPG

想說,香港人在這些年來,的確是成長了。我們亦不再如過去的成效主義,我們知道自己究竟要的是什麼,然後去邁進。但面對的困境,難度實在太高。我們在過程中偶爾受到假消息的阻撓嚇退,同時又知道最後的重點也是自由的社會。在恐懼、絕望和信念之間徘徊,被打到後、傷心過後,又再次出發。

的而且確,我們的舉動讓世界看到香港,很少關心香港的人也表態支持。外國政府可能還是發一發聲明,但是也開始有具體的行動。雖然撤回還是重點,我們也不知道接下來如何,這是一場爭取自由的戰役,也是持久的心理戰,沒時間再問「有用咩」了,只知道不能讓支持我們的人失望,也給予自己機會改變命運。

25E1261C-E920-433B-B48B-1839C9CB52C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