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緩不安

8366BE9B-A969-4076-A980-76F3908924B5.JPG

本來有些事,可以在Facebook或Instagram這類社交平台,但是某些原因使我對那些平台不信任,再加上我之前都有透過心理角度去談如何學會畫畫或其他知識,所以我選擇這裡講。

面對這個月來的狀況,老實說我都意想不到,一直有關心時事的自己,固然對現在香港的局勢有一些掌握,雖然我不是時事評論員,我的分享平台一直都沒太多政治評論。的確這個月來要說有希望的地方其實不少,即使整體的狀況還是令人擔憂,也不會因為希望而化解擔憂。

因為擔心前途,所以要走出來發聲;也因為擔心前途,聽到一連串的真假消息,都會很本能的退縮。

我是一個很敏感的人,我會估計事情可以去到很壞,壞到一個毫無底線的程度。但隨著各種事態發展,以及我對自己的覺察,都知道不可能退,當你退到一個覺得應該保證沒差錯的時候,那只是一時的安穩,而那沒差錯是基於當時別人的定義,但你難保下一秒別人會否改變定義,而你認為曾完全做對的行為,最後會變成做錯。若你一直採取退縮的態度,就退無可退,且什麼都做不了,控制不了。

當然進,也是有一定的風險。

不過我意識到的是,當我本能要逃避的時候,就不知不覺目中無人。其他人呢?他們的困難、驚險、無奈不會比自己少,而且做的也比自己多。小心不是壞事,但也不要小心過頭。

然後,我跟自己說,擔心、惶恐不了這麼多。我想,課題分離就是這個意思:那是人家的想法和反應,你是控制不了,那擔心和恐懼其實多餘,對事情沒幫助。

我不知道這種稍為釋懷可以維持多久,我已經走進一場心戰:不是比較自己是否擁有比別人多,也不是看看自己沒踩中多少個地雷,而是看即使發生事故後自己像玻璃粉碎還是能像水的應付自如。台灣著名心理學家沖仲清說過,大意是:很多意外是無法避免,但可以令自己心理更強壯來應對。如何令自己更有力量,往往來自於自己。

這種力量不是一朝一夕的,但可以慢慢累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