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就是放下執著,從而有更多出路和可能

IMG_9630.jpg

旅行,對我們的意義可能就是親身了解一個地方,特別想去一個很吸引的城市,覺得有很多事物都可以看,覺得平日的生活太刻板苦悶,想逃離一下,雖然知道旅行結束過後,又要「回到現實」。

但這是旅行的唯一模式嗎?旅行一定是脫離現實嗎?

旅行是藉著離開一個地方,當待在一個地方久了,就慢慢局限於同一個角度看事情,也會愈來愈執著和固執,更以為一切答案在眼前,再沒有其他出路。

Brief Lessons in Creativity一書裡,作者Frances Ambler指出,旅行可以為一個人帶來更多思考方式,除了看不同事情外,也能用不同角度看事情。這種由旅程所建立的思考和處事方法,其實也能帶回旅途過後的日常生活和工作當中。

所以我喜歡旅行的原因並不是某些地方值不值得去,而是可以有更多空間去了解和整理自己,然後再想到更多方法嘗試和改變,建立一個更適合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模式和態度:既可以善待自己、珍惜當下也能輕鬆產出,逐漸步入一個正向循環系統。旅行,就是由自己去設計一個適合自己的人生系統。因此當在外地的行程結束以後,不再因為要回國而感到「回到現實」,而是在生活當中有更大的掌控和自主。

生活可能迫人,局勢轉趨緊張,若一個地方的氛圍、信念只能叫大家「向現實低頭」、「有基本生活才能講民主」的話,生活就一定絕望,對於本來應該要實現的目標就只有無止境拖延,因為你覺得自己沒法可以做、資源和條件不容許,只能乾等一個「聖人」打救。你不同意是拖延,因為你用一堆不喜歡的工作和事情填滿生活,連思考夢想如何達成的具體方向都不敢。

旅行未必是離開自己的地方,但就一定是抽離自己一直在過的生活和思考方法,換個環境、想法和體驗給自己參考,讓自己的腦袋可以更靈活,發現自己的潛能、可能性,糾正一下習以為常、看似理所當然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