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並非由學歷、職位、資源主宰,而是自己動手開始去做

Image 20190923 230756.jpg

自從開始畫畫寫手帳,當人們看我的內容時,都會問到我的職業是否與藝術相關。這個問題並不分無籍。

事實上,現在我所做的事,跟學歷背景和職業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中學唸的是理科,大學主修社會學,曾從事過的行業有問卷調查後的數據整理、教科書編輯、咖啡店所謂的沖調咖啡,還有寫過書。我以為小時候有學過畫畫,但我媽說所謂學畫畫只是所謂老師起一個題目然後我照題目畫。

我對自己過去所做的,很少跟人說,一來不太值得講,沒有作出很大的成就,只算是嘗試過。我亦從由朝到晚忙過不停的正職中走出來,但我知道中小學所受過的教育,主要應付考試,卻錯過童年應該自我摸索和探索的黃金時期。既然逝去的時光一去不復返,就只有現在開始做。

趁我還有一點書的版稅收入,我想利用充足的時間,去建立自我,例如去建立一些技能。於是在赴澳洲工作假期前,在新加坡看到一本在組屋社區畫的書,於是就想到不如買本筆記簿畫畫吧。

如果真的要硬與過去扯出關係的話,可能是小時候曾經畫過,中小學遇上好的美術老師,社會學啟動我對社會的觀察與思考/了解設計的延伸,繼而帶來筆記和畫畫的動機。又因為筆記和畫畫,讓我更了解自己,也連結更多的人和世界。


我想藉著上述簡單的故事,帶出自己的命運可以由自己去主宰,可以自己去做一些小事,然後觀察和發現,繼而又有新的idea去做更多的事情,讓這件事愈來愈大,愈來愈有意義。

問我職業是否相關的人,可能一般都覺得個人命運由學歷和職位決定。就如過去當我選修理科時,考慮點是將來保留想讀文科的選擇,這個動機其實是潛意識,認為沒有學歷方面的訓練和認證,就不能涉及相關的了解和發展。

一張「入場券」或許重要,但它不像過去般主導。而有相關學歷和行業經驗,也不一定最有競爭力,因為還可能因為在該行業太久,思考方式、做法反而回應不到社會的急促變化。沒有學府所提供的訓練,但自由彈性的時間和空間,若真的想有資源幫助,網上其實有不少,如字典、YouTube、社交媒體等,尤其後者更讓大家更可以面對面互相交流和學習。接下來的,往往是如何善用現有的資源,究竟自己想怎樣發展下去。

所以已經不存在「有資源才能成事」的問題。其實已經在眼前,若仍抱有「因為沒資源、沒人脈」,所以只有向現實低頭,做跟自己想要的毫無關係的工作、忍受不必要的待遇,甚至終日埋怨制度不公。這其實是拖延的一種,沒有嘗試向你所認為應該走的路進發,亦不願為自己的挑戰負責。固然這樣下去並不會無故有轉機,到死也不會有機遇。

艱難、沒資源、制度不公⋯⋯並不足以否定自己的想法,只有自己要退下來才會。制肘的確影響進度,但只有自己hit and run,至少去構思可以怎樣做,然後一步一步來,錯了、失敗了就檢討、用別的方法,已經是最快的途徑。

人無論做什麼,最後都要面對死亡。既然如此,為何不在有限時間裡,盡早開始向你認為想要的方向進發呢?心想事成當中必須包括個人的嘗試和實踐,若要等待可能到死都還沒有出現,所以在沒有捷徑和從天而降下,就只有從今天開始,一步一步慢慢前進航行了。

不要想太多有沒有資源,有沒有可能。自己所想的通常都不符現實,只有實踐才最真實,畫畫看來只是視覺上的展現、排版出來的美感,但途中所發現的意義,往往並不是你當初所能想像,往往不如猶豫時的過分焦慮。